暮歌

努力填坑【躺。】

【京城五少】长路(三十五)

#背景架空

#大概是长篇

#想写一个五少凭借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变强的故事

#努力不OOC

#起名无能星人,看到奇奇怪怪的名字还请不要笑我OTL



传送门:(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大张伟、张一山side【分离一个月】


    张一山成“大”字形躺在地上,喘着粗气,旁边躺着他训练开始以来用的第三把木剑。


    刀疤把手中的木剑放到一边,走过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满头大汗的张一山。


    “这些日子以来,你的确进步不小,但是太心急了。”


    “你若是打算以攻为守,就意味着你攻击的同时便放弃了自我保护的能力,出招前必须三思而行。”


    “我不明白,刀疤。”张一山胡乱在脸上抹了一把,一咕噜爬起来,“咱俩就这么每天打来了打去的,有什么意义吗?你不教我点其他剑法之类的吗?”


    “你功底还算扎实,缺少的只是实战经验,我跟你对练,就是让你在实战的过程中学会思考自己的优势和劣势。至于其他剑法——”


    “别人悟出来的剑法,终究是别人的。而你想出来的一招一式,才会完完全全属于你。”


    “我觉得,剑术和暗器的结合,就很不错,以命相搏时,出其不意才是上策。”


    “今天就到这里,等你能用木剑砍到我,我就带你去见识真正的江湖。”

 


    张一山拖着疲惫的身子挪回住处,推开门一看,果然空无一人。


    “我这大哥不会是看上这儿的哪个姑娘了吧?”


     也不怪张一山腹诽,自从大张伟跟张一山要送他礼物,就开始每天找不着人了。常常是每天一睁眼,大张伟就已经出门了,等张一山睡下了他才推门进来。而且看上去像刚从工地里刨出来的,浑身都是灰,累得说不了几句话,把身上收拾干净了倒头就睡。


    日复一日,他们兄弟俩已经半个多月没说上几句话了。


    ——不行,今天等大哥回来一定得好好盘问盘问。

 


    大张伟这边呢,自然不是找妹子去了,他这是跟着那老木匠学手艺呢。自从看了他三弟袖子里藏着的飞针,大张伟就开始盘算怎么能让这飞针的威力加强。思来想去,就想到了这老木匠的专攻方向了——弩。


    如果能把弩做得很小,藏在袖子里,那岂不是事半功倍?


    不过凡事都是想着简单做起来难,当大张伟拿到据说是最简单的弓弩制作图纸之后,他悔得肠子都青了。


    “不是李老头,您确定这是最简单的?这都画成一团儿了吧!这条线指的哪儿,这条又指的哪儿啊?不是,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说完,大张伟把手里的纸往旁边一扔,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了。


    李老头见自己当成宝贝的图纸被大张伟这么随便一扔,赶紧用双手接住,气得直跳脚:“你自己跑过来跟我说要学,现在又嫌难,天底下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儿?你爱学不学,不学拉倒。”


     说完,气哼哼地就要把图纸收回箱子里。


    大张伟一看,赶紧拉住李老头:“别呀,我这不就那么一说嘛!我学我学,不过我想赶紧做出来一个,比较急,可能还得麻烦您多帮帮我。”


    于是,他便一头扎进图纸的海洋,这一徜徉,就是半个多月,以至于他半个多月都没怎么抽出空跟他三弟耍贫嘴。


    “画好了,您看看我设计的这个怎么样?”说完,大张伟把墨迹还没干的图纸递给李老头。


    李老头接过图纸,皱着眉看了半天,犹豫道:“我之前做的都是床弩那一类的大家伙,这么小的玩意儿我也没经验,只能试试看了。”


    “行,那咱们就赶紧的吧!”


    “小子,没听说过慢工出细活吗?这种事情急不得,不过我这里只负责木制的部分,金属结构我会把图纸拿给其他人做。”


    “成成成,都听您的,您说什么是什么!”


    李老头白了他一眼,继续道:“咱俩的任务就是选好木料,把弩臂和弩弓刻出来。走,先跟我砍树去。”


    大张伟直接跳了起来:“啊?!您这儿的条件也忒艰苦了吧?”

 


    半夜,大张伟腰酸背痛地回到了住处。推门进屋,发现张一山正坐在床上,俩眼直勾勾地盯着他。


    “我去!你你你这是梦游呢?”大张伟吓得往后一蹦,用手捂心口,感觉心脏“砰砰”地跳。


    “一边儿去!我这是等你呢!”


    “等我?等我干嘛呀?”大张伟边说边把外衣脱了下来。砍了半天树,一身木头渣子,给他难受坏了。


    “等你跟我老实交代,你这几天都在干嘛。”


    大张伟抖衣服的手一顿,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嗨,我能干嘛呀?我这不给你准备礼物去了吗。”


    “你给我准备个礼物用这么早出晚归的吗?每天走的比我早,回的比我晚,我天天跟刀疤对打看上去都没你累。”张一山不满地瞪着他,“说正经的呢,你到底在干嘛啊?”


    “我也说正经的呢,我真是在给你准备礼物,只不过这个礼物吧……比较麻烦。不过你放心,你看了之后绝对会喜欢的!”大张伟说完还一脸小骄傲。


    “好吧,我就信你一回。你赶紧洗洗你这一身土吧,我先睡了,明儿还得接着跟刀疤对打呢。”说完,张一山掀开被子,准备躺下。


    “你这几天跟大侠学得怎么样啊?”


    “还成吧,就是整天打打打的,又打不过。”说起来,张一山还是有些郁闷,“他还说等我能用木剑砍到他之后,就带我出去闯荡,照这个进度,得等到猴年马月呀。”


    “用不了用不了,等我这个礼物做好,你就能跟他闯荡江湖啦。”


    “真的假的?你可是成功挑起我的好奇心了啊!”


    “你就好奇着吧!”


评论
热度(18)

© 暮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