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歌

努力填坑【躺。】

【京城五少】长路(五十)

#背景架空

#大概是长篇

#想写一个五少凭借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变强的故事

#努力不OOC

#起名无能星人,看到奇奇怪怪的名字还请不要笑我OTL

#冒个泡证明我还没弃坑……



传送门:(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张一山side【分离半年】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那山看着跟就在眼前似的,结果等刀疤和张一山到山脚下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两人一合计,他们干的本来就是虎口救人的事儿,晚上正好方便他们行动。


    保险起见,他们打算分开行动。


    关着莫家人的房子在半山腰上,张一山决定稍微绕点儿远路,从后面潜入。


    那房子是个二层小楼,张一山躲在远处的树丛里观察了一阵子,逮着一个守卫换班的空子,脚下一点,直接飞上了二楼。


    他运气不错,莫家人刚好被关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房间里还有两个看守。左右两边的房间里住的都是守卫,由于在换班,有一个屋子里面的人已经都出去了,另一个屋子里还剩下一个人,打算过来把开着透气的窗户关上。


    张一山挂在一边的墙上,等那人探出头来时,一掌劈向那人后颈。另一只手接住他绵软的身子,把人整个拖进屋。


    守卫住的屋子条件实在不怎么样,屋里只有一张桌子、三张床和三个很小的柜子,连个藏人的地方都没有。时间紧迫,换班的人随时可能回来,张一山一咬牙,三两下把人塞进了其中一个床底。


    “兄弟对不住啦!”张一山一边塞人,一边在心中默念道。


    塞好了人,张一山走到门边,推开个缝,小心翼翼地朝外看,左边拐角处走过来一个人。


    现在如果上去打,声音没准会引来更多的人,到时候就麻烦大了。想到这儿,张一山举起了左手,按下了袖弩的机关。出门之前,他特意跟齐爷爷要了一些特效麻药,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


    麻药的作用来得很快,那人中箭之后,连声都没出,晃悠了两下就靠着墙倒下了。张一山赶紧跑到关人的屋门前,深呼吸,开门,放箭,几个动作一气呵成。屋里的两个守卫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昏过去了。


    张一山冲过去给屋里的七、八个莫家人松了绑之后,又发了愁。


    这么多个人,又不会武功,怎么弄走啊?


    正在张一山发愁的功夫,从一楼传来的一声惨叫。这一声仿佛落入湖中的小石子,带起了连绵不断的波纹,一时间,一楼充斥了各种各样嘈杂的声音。


    是刀疤到了。


    张一山感觉像吃了颗定心丸,从口袋里掏出一卷绳子,顺着窗户放了下去,绳子的长度刚好能垂到地面。


    “快,刀疤正在下面给你们争取时间,你们赶紧顺着绳子下去!”


    就这样,张一山在屋里拽着绳子,把莫家人一个一个放了下去。


    等到最后一个人也落了地,张一山把绳子一扔,自己直接从窗户跳了下去。


    莫家人刚刚逃出来,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幅惊魂未定的表情,为首的一个中年人抱拳向张一山道:“多谢少侠相助,不知刀疤大侠那边情况如何?”


    张一山道:“刀疤那边我自会去帮忙,你们现在赶紧往山下逃,我们尽量帮你们拖延时间!”


    莫家人千恩万谢地走了,张一山赶紧回到刚才的房间,抄起桌上的煤油灯,把三张床的被褥都点着了。


    看着火开始从床向其他地方蔓延,张一山又效仿着把其他两间屋里的东西也点燃了。干完这些,他拿着剩下的煤油,冲向了楼梯。


    从楼梯乡下看去,下面的战况十分胶着。刀疤虽然艺高人胆大,但架不住被十几个人围攻,虽然不至于负伤,但也有些狼狈。


    张一山从二楼的栏杆上拆下条栏杆,用煤油灯点燃,然后拧开煤油灯,把里面的油全都倒在了一楼的黑衣人身上。一楼的人打得正酣,忽然觉得从头上浇下来凉凉的液体,还伴着一股难闻的气味儿。还没等他们想明白这是什么,几个火折子从天而降,飘出来的火星一沾到他们,立马烧成一片。


    转瞬之间,楼下的人就变成了一个个火球。


    张一山一撑栏杆翻下来,从火球堆里抓起刀疤就往外冲。刀疤反应也快,两人飞似的离开了房子。


    飞奔了一段路,他们正好碰到同样在逃命的莫家人,莫家人对着他们又是一番千恩万谢。莫家一个看上去五、六岁的小女孩突然扯了扯身旁妇人的衣角,指着张一山说道:“妈妈你看,大哥哥的手在抖!”


    一句话,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他身上了。


    张一山把手往袖子里缩了缩,连忙道:“没有没有,小姑娘肯定是看错了!”


    莫家人没把这当一回事,只有刀疤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他们连夜赶路,终于在第二天白天把莫家人带到了李念提前安排好的地方。


    看着有人领着莫家人去他们的住处了,张一山准备转身往回走,却被刀疤拦下了。


    “怎么了刀疤,有事儿?”


    刀疤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接地问:“你是第一次杀人吗?”


    张一山愣了一下:“不是。”


    刀疤道:“你在害怕?”


    张一山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因为,我上一次杀的人也想要杀我,但是这次不一样……”


    刀疤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就是我们的生存方式。我们都有想保护的东西,但我们的力量太渺小了,所以只能用尽各种手段。”


    “即使全身尽染黑暗,双手沾满鲜血,也要守护想要守护的东西。你有这样的觉悟吗?”


    张一山沉默了很长时间,终于点了点头。


    刀疤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既然你选择走上了这条路,就不能回头了,无论终点在哪儿,你都要坚定地走下去。”


    “我知道这条路的终点在哪儿。”张一山抬起头直视着刀疤,眼睛里跳动着火光,“我知道。”


评论(3)
热度(34)

© 暮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