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歌

努力填坑【躺。】

【京城五少】长路(四十九)

#背景架空

#大概是长篇

#想写一个五少凭借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变强的故事

#努力不OOC

#起名无能星人,看到奇奇怪怪的名字还请不要笑我OTL



传送门:(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白敬亭side【分离九个月】


    “啊!!”大理寺偏殿中传来一声惨叫。


    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倒在地上,全身不住地抽搐。


    不远处,端坐着大理寺的一众高官,最中间的是大理寺卿苏瑾言,白敬亭作为大理寺少卿,位置在苏瑾言右手边。


    “不愧是前右将军,嘴真是硬得很。”苏瑾言看着昏在地上的人,冷笑一声。


    “用水泼醒,继续上刑!”


    听着下面不断传来的惨叫声,白敬亭伸出手揉了揉抽痛的太阳穴。尽管已经进入这里工作几个月了,他还是难以适应。每次听到那些痛苦的叫声,他都觉得自己身上也跟着疼。


    趁着他走神的功夫,右将军又昏过去了。已经从早上审到了晚上,这右将军硬是一个字都没吐。


    大理寺卿道:“先关回牢里,明天继续。”


    狱卒得令,拖着不成人形的右将军离开了偏殿,参与审讯的官员也跟着大理寺卿离场。


    苏瑾言走着走着,从领头变成了与白敬亭并肩,见白敬亭投给他一个疑惑的眼神,便问白敬亭:“你还是很不习惯?”


    白敬亭有些窘迫:“呃……是有点儿,我会尽快适应的。”


    苏瑾言听完,把视线从他脸上移回前方,缓缓道:“是啊,你要尽快适应了,恐怕没有多少时间了。”


    白敬亭不解道:“什么?”


    苏瑾言神秘一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接下来的几天,审讯继续进行。右将军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完好的皮肤越来越少,就连叫喊的声音都比之前小了。


    白敬亭已经有些麻木了,只是在心里不断期盼,这场审讯能够快点结束。他甚至不负责任地希望大理寺卿能过度用刑,直接把右将军弄死。


    审讯进行到第七天,右将军已经连喊都喊不出来了,大理寺卿对于这样的情况也很无奈。正在所有人都一筹莫展时,守卫突然来报:“报告大人,吏部侍郎高大人有事求见!”


    苏瑾言面无表情道:“不见。”


    大理寺右丞道:“可是……高大人和宰相大人走得很近,这次搞不好又是宰相大人的意思。”


    苏瑾言沉吟半晌,道:“带他去正殿。今天先不审了,明天再说。”


    白敬亭和其他人走出大殿后,长出一口气。


    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啊。

 


大张伟side【分离半年】


    这一觉,大张伟直接睡到了中午。等他打着哈欠晃悠到地上,发现李老头难得没有一心扑在木头上,而是在翻箱倒柜地找着什么东西。


    大张伟好奇地凑过去问:“师傅,您这是找什么宝藏呐?”


    李老头连头都没抬:“哟呵,你舍得起来啦?”


    大张伟挠了挠后脑勺:“我这不是昨天夜里挑灯苦读,今儿就没起来嘛!”


    李老头懒得跟他斗嘴,忙着在箱子里刨来刨去。


    看他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大张伟只好悻悻地回到桌子前研究图纸。没人说话,屋里只剩下了李老头翻找东西的声音。


    大张伟正研究得起劲儿,突然一本书被摔到他面前,给他吓得一激灵。


    “卧这什么东西!”


    李老头道:“这是我之前收集的关于武器的书,我看你在这方面挺有天赋,我也用不上了,就给你了。”


    大张伟翻了翻,这书厚厚一本,上面的武器种类还挺全,每个机关配有手绘的图和详细讲解。


    “这种东西您不是应该当成宝贝的嘛,就这么送我啦?”


    “现在你比我更需要它。”说完,李老头又捂着嘴咳嗽了一阵子,听声音竟像比之前更严重了。


    大张伟看他咳得都弯下腰来了,赶紧腾出一只手给他顺气。


    “我说,您真不打算找齐爷爷看看?我怎么觉得您再这样下去,都能把肺咳出来了啊?”


    李老头趁着咳嗽的间隙白了大张伟一眼,颤声道:“就你贫!”


评论(4)
热度(23)

© 暮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