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歌

努力填坑【躺。】

箱庭

#京城五少,主千玺

#长路卡壳之后的产物,事实证明只要思路顺畅,一天爆肝8000+不是梦

#快乐和感动属于他们,OOC和BUG属于我

#不知不觉已经100粉了

#提前说一句国庆快乐XD



正文


 

    “叮铃——”

    “欢迎光临——”

    风铃轻响,易烊千玺放下手中的书,向门口看去。

    “看什么呢,那么入迷,也不怕把书看丢了?”来人收起手中的伞,抖了抖挂在上面的水珠,支在门边。

    听见来人的调侃,易烊千玺非但不恼,反而笑出两个小小的梨涡。

    “四哥你来啦!”

    “是啊,刚下课。这破天儿也真是,雨说下就下。”

    易烊千玺这才发现,白敬亭虽然打了伞,但裤腿和肩膀还是被雨水淋湿了,便赶紧把放在一旁的工作服递给他。

    “四哥你衣服都湿了,赶紧把这个换上吧,小心感冒。”

    “好嘞。”

 

-

 

    趁着白敬亭进屋换衣服的工夫,易烊千玺合上了书,把它放回到原本的位置上。

    易烊千玺是B大的一名大一新生,家住在邻省,没课的时候就来这家名为「箱庭」的书店打打工,挣点儿零花钱。这家书店位于B市一条主要街道的某个拐角,占地面积不大,其貌不扬,但内部装潢堪称精致。一般人走在街上,很少会注意到街角还有这么一家书店,也只有向来细心的易烊千玺,才能在偶然回眸间发现它的存在。

    这家不起眼的小书店实在太不引人注目了,客人少得可怜,因此易烊千玺也落得清闲,没事干的时候就翻翻里面的书。唯一让他担心的,就是这家书店会不会因为赚不来钱而关门大吉。

 

    白敬亭换好了工作服,从里屋走出来,一边走还一边用毛巾擦着潮湿的头发。

    “怎么样,今天来了几个人?”

    “算上四哥和我的话,总共来了三人。”

    白敬亭听完,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

    “我有时候真是觉得,没准儿明天我来的时候,这门儿上就已经贴上封条了。”

    “别介呀,那我可就没地方赚零花钱了。”

    “话说,千玺你晚上还有课吗?”

    易烊千玺想了一下,摇头道:“没了,我今天就上午有课。”

    “那今儿下班之后咱俩可以一块儿回家了!”

    易烊千玺看着一脸开心的白敬亭,点了点头。

 

-

 

    白敬亭和易烊千玺一样,是B大的学生,今年大二。他们俩是因为同在「箱庭」打工才认识的,易烊千玺第一天来的时候,正好是白敬亭值班。一翻询问之后,两人惊奇的发现他们居然是校友,从此便熟络起来。

    一个下午的时间过得很快,两人在书店里聊聊天,整理一下书架,再一抬头,就已经到了下班时间。

    易烊千玺例行检查了一下,窗户都关好,电源都断掉,然后关灯锁门,一抬头便看见在一旁撑着伞等他的白敬亭。

    白敬亭看了一眼手机上推送的广告,对着他晃了晃手机道:“附近有家超市正在搞促销,咱家冰箱里正好快见底儿了,我想顺道儿去看一眼,你去不去?”

    易烊千玺也撑开伞,答道:“走吧,一起去。”

 

-

 

    大雨也阻挡不了大爷大妈们抢购的热情,白敬亭和易烊千玺看着被里三层外三层围住的货架,只有望洋兴叹的份儿。

    “算了,咱们肯定抢不过,去精品菜那边儿看看吧?”

   精品菜那边的人明显少了很多,两人终于不用再跟着人群挤来挤去了。看着白敬亭不断地往购物车里扔各种绿色蔬菜,易烊千玺憋着笑,耳边仿佛都能听到他那个不爱吃菜的大哥扯着头发哀嚎的声音了。

    大约是在超市里耗得有点久,等他们结账出门时,外边的雨已经不下了。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实在是不方便,白敬亭伸手打了一辆车,把东西运上去,报上地址,然后两人各自看着窗外飞过的风景,沉默不语。

    他们口中的“家”其实是一间合租的房子,离B大不远,三居室。跟他们一起合租的还有另外三个人。大概真的是缘分,他们五个人居然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因此感情迅速升温,虽然彼此没有血缘关系,却以兄弟相称。

 

    到了地方之后,他们把东西运到门口,实在是腾不出手拿钥匙了,就伸手按了门铃。三声清脆的铃音过后,里面传来拖鞋蹭地的声音。

    “谁啊?”从门的另一边传来一个小奶音。

    白敬亭道:“是我们,老四和老五。”

    “咔哒”一声,门开了。里面站着一个鸡窝头,鸡窝里还有几根绿毛。

    “大哥你这造型有点儿太放荡不羁了吧?”白敬亭抱着大包小包晃进门,还不忘吐槽他大哥。

    “在家里有什么的呀,怎么高兴怎么来呗~”大张伟说完,摇头晃脑地往里走。走到沙发边上之后,“啪嗒”一下瘫在上面。

    易烊千玺跟着白敬亭把东西运到屋里,四下张望了一下,问道:“二哥和三哥呢?”

    大张伟躺在沙发哼哼道:“老二晚上有课,老三在屋里补觉呢,晚上有一场话剧,他是主力。”

    易烊千玺点头道:“二哥和三哥都好忙啊。”

    大张伟听完,撅起嘴:“我这不是刚出完专辑才闲下来的,要不然我可比他们俩忙多了!”

    易烊千玺“噗嗤”一下笑出来:“是是是,大哥您最忙了!”

 

    老大大张伟是一个乐队主唱,他们乐队要说多火,也算不上,但是终归也有一众忠实粉丝,易烊千玺就算其中一个。所以当大张伟看到他抽屉里一个不落的专辑时,还打趣他为人生赢家,从此对这个小粉丝疼爱有加,前不久新出的专辑还没上市,便先偷偷送了他一张。

    老二鹿晗是大三学生,不过不在B大。第一热爱足球,因此在社团招新时,毫不犹豫地报了足球社。第二热爱街舞,跟千玺同属一个舞社,周末没事干的时候,哥俩经常勾肩搭背地去舞社挥洒青春的汗水。

    老三张一山是一名话剧演员,别看他年纪轻轻,演技却颇为精湛,跟很多老前辈搭戏也不会落入下风。老前辈不在的时候,他就是上台撑场子的存在。唯一让他不满的是,为了照顾老前辈们的身体,他的场次总是被安排在晚上,搞得他的作息总是日夜颠倒。

 

    易烊千玺跟着大张伟瘫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就听见白敬亭在厨房里喊:“饭好了,过来帮我端一下儿!”

    一听见有东西吃了,千玺二话不说,三步并作两步冲进了厨房。大张伟慢悠悠跟在后面,一看见台子上摆的东西,立马苦了一张脸。

    “哎哟喂,这怎么一片绿啊?”

    白敬亭一脸冷漠.JPG地看着他:“大哥你都多久没吃菜了?”

    大张伟嘟囔道:“我上个星期刚吃过……”

    白敬亭扶额:“我感觉你能没病没灾地活到现在真是个奇迹……”

 

    由于做饭的不是他,大张伟最终败下阵来,只好坐在餐桌旁,闷闷不乐地看着一桌子绿油油的青菜。

    张一山在易烊千玺的挠痒痒攻击下,终于一脸不情愿地揉着惺忪的睡眼晃了出来。除了晚上有课的鹿晗,剩下的人都聚齐了,享用了一顿非常非常清淡的晚饭。

 

-

 

    晚饭过后,易烊千玺回到了他和白敬亭的房间,趴在床上玩pad。

    大约9点的时候,有人敲了敲他的房门。

    “请进。”

    “yoyo~man~”鹿晗推开门,探进来一个头。

    “二哥,你回来啦。”易烊千玺放下pad,爬起来坐在了床边。

    鹿晗走进来,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千玺旁边。

    “千玺,你怎么不跟他们一起看电视啊?”

    “啊,我是想看着MV学一个新的舞蹈。学校文艺节快到了,到时候他们肯定要我出节目。”

    “哟呵,我家幺儿真忙!”鹿晗忍不住伸手胡撸一把千玺的头毛,“对了,你这周五下午要不要跟我一块儿去舞社?”

    “鹿哥你周五下午不是有课吗?”

    “翘了呗。”

    易烊千玺被他二哥随便的态度怼得无言以对,只好扯过平板点了两下,调出这学期的课表。

    “我周五下午空着呢,晚上有节特别水的音乐鉴赏,干脆也翘掉好了。”

    “痛快!”鹿晗又胡撸他脑袋一下儿,“那这么说定了啊,咱们周五舞社见!我先出去跟他们一块儿看电视去了!”

    说完,鹿晗蹦蹦跳跳的出去了。

    看着他二哥活泼的背影,易烊千玺直摇头。

    你倒是把门给我带上啊。

 

-

 

    易烊千玺费力地睁开眼,感觉眼皮被什么东西粘住了,糊得他看什么都像蒙着一层雾。

    耳边是淅淅沥沥的雨声,敲在玻璃上,叮叮当当。

    他努力抬了抬手,却被什么东西压住了,动弹不得。

    有一个声音在耳边呼唤他的名字,他努力看向那个方向,入眼却只有一片浓稠的黑暗。

    “是……谁?”他张开嘴,嗓音却像破风琴一样嘶哑,每发出一个音节,都像有人用小刀在他喉咙上割。

    有人在把他往外推,那力量很微弱,几乎起不到什么作用,但那人依然坚持不懈,一下又一下,尽管他所做的一切犹如螳臂当车。

    易烊千玺感觉浑身都在疼,像被车轮碾过一遍,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在哀嚎。

    终于,有人打开了他身旁的门。豆大的雨滴一下灌了进来,砸得他几乎喘不过气。耳边响起嘈杂的声音,震得他脑浆子发疼。

    浑浑噩噩间,有人伸手掰开了压着他的东西,像拎破布袋子一样把他扯了出来。

    他惨叫了两声,在刺骨的大雨中陷入了彻底的黑暗。

 

    “你一定……要……活下去……”

 

-

 

   易烊千玺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

    是噩梦啊。

    他按亮了手机屏幕,4:44,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隔壁床的白敬亭睡得很安稳,丝毫没有察觉这边的动静。

    窗外的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

    易烊千玺疲惫地倒回床上,用被子蒙住头。

 

    梦境太逼真,会让人分不出究竟那边才是真实。

 

-

 

    跳跃、旋转、飞帽、定格。

    音乐停止,灯光从头顶上倾洒下来,照亮了舞台上的方寸之地。易烊千玺听着台下排山倒海般的尖叫声,突然有种很熟悉的感觉,仿佛他已经成千上万次地,经历过这种场景了。

    他甩了甩头,飞洒的汗珠折射着灯光,白晃晃地。

    他朝台下鞠了一躬,退到了幕后。

    这次的表演很成功,不枉他专门空出几个晚上看着视频自学,还特地翘课跑去舞社练习。

 

    卸好妆,易烊千玺戴上鸭舌帽,双手插兜走到观众席,远远地看见白敬亭朝他招手。

    他的四位哥哥难得聚齐了,尤其是晚上还有话剧演出的张一山,居然放弃了补觉的机会跑来看他的表演。

    易烊千玺小跑过去,坐在了白敬亭旁边的空位上,接过他四哥递过来的矿泉水,咕咚咚灌了好几大口。

    大张伟看着他仿佛一年没喝过水的幺儿,咂舌道:“瞅瞅给孩子渴的,你们后台都不备水的吗?”

    易烊千玺抹了一把嘴,答道:“有,但是我急着出来,就没喝。”

    鹿晗笑道:“看来你对我们是真爱呀。”

    “山哥都放弃睡觉来捧我的场了,那不更是真爱了?”

    张一山打了个哈欠,眼角还挂着眼泪:“那可不,24K纯的。”

    白敬亭拍了拍千玺的肩膀,问他:“在台上舞蹈solo的感觉如何?”

    “嗯,有点儿紧张的,还好没出错。”

    鹿晗惊奇道:“你居然会紧张?你不是四岁就上过电视了吗?”

    易烊千玺瞪大了眼:“诶我……没上过电视啊?”

    易烊千玺正跟鹿晗大眼对大眼,张一山突然一拍大腿:“哎哎哎,别愣着了,下一个节目出来了!”

 

-

 

    等到全部节目表演完毕,一个下午也基本上结束了。五人在B大附近找了家餐馆吃了饭,就各忙各的去了。

     鹿晗和白敬亭晚上有课,张一山要去话剧团为晚上的演出做准备,能回家的只有大张伟和易烊千玺。

    在等红灯的时候,易烊千玺又想起了鹿晗之前的话,便问大张伟:“大哥,鹿哥为什么会说我以前上过电视啊?”

    大张伟沉默了一会儿,道:“可能他记错了吧。”

    “是吗……”

    是鹿哥记错了吗。

 

-

 

    “叮铃——”

    “欢迎光临——”

    易烊千玺抬头,发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好是书店的老板。

    “店长,您来了。”

    店长“嗯”了一声,一脸愁云惨淡地去了里屋。不一会儿,他换好衣服出来了,但脸上的表情依然很凝重。

    “发生什么了吗?”

    “唉——我家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越来越不爱说话,自己一个人闷在屋里。我有个朋友是心理医生,给我家孩子看了看之后,说她得了抑郁症,你说这一个好好的孩子,怎么就得了这种病呢——”

    “不过我那个朋友说,可以用什么箱子疗法治疗,可能会慢慢好起来。”

    “是箱庭疗法吧?”

    “哦对对对,是这个名字,这种事情果然还是你比较专业。”

    易烊千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只是对心理学比较感兴趣而已,并不是专业的。”

    “哎呀,听说那种疗法还要创造一个臆想中的世界,听着怪玄乎的,真的能管用吗?”

    “这种疗法在国外已经非常成熟了,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好吧,希望我家女儿能早点儿好起来。”店长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脸上依然是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

 

-

 

    “咔哒——”

    “我回来了。”

    “千玺你回来啦?今天又去书店打工来着?”大张伟按着遥控器换台,看见千玺进来,勉强掀了下眼皮。

    “嗯,我有点儿头疼,先回屋了。”

    “成,小白在厨房做饭呢,待会儿饭好了叫你。”

 

    推门进屋,易烊千玺把书包往椅子上一甩,扑在床上。

    太阳穴在一抽一抽地疼着,搞得他心烦意乱。

    不知过了多久,屋门被人推开了,白敬亭的声音响起:“千玺,出来吃饭啦。”

    “好,我马上来。”

    易烊千玺揉着太阳穴从床上爬起来,甩了甩头,晃晃悠悠地往外走。

 

    白敬亭看他脸色比平时白了几分,有些担心:“千玺,你头疼得很厉害?”

    易烊千玺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还好,不碍事。”

    大张伟往嘴里塞了一块肉,一边儿嚼一边口齿不清地说:“头疼这种小毛病吧,睡一觉儿就都没了。”

    “嗯,那你今天早点睡吧,别玩儿手机了。”

    白敬亭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跑到沙发边上在书包里翻了半天,手里攥着一个红色的东西跑回来。

    “这是我同学给我的手机壳,不过我记得你说你最喜欢红色了,所以还是给你吧。”

    千玺指了指自己:“我?我最喜欢黑色啊?”

    白敬亭一脸懵逼:“啊?那我记错了?”

    大张伟终于把嘴里的肉咽了下去,圆场道:“可不是,你看玺玺玺整天都黑衣服黑裤子的,什么时候穿过这种大红色呀?”

    易烊千玺不满道:“大哥,玺玺玺是什么鬼?好肉麻!”

    “哎哟喂,不就是个称呼嘛,至于这么较真儿嘛!”

    “你那个称呼像是在叫小孩子一样。”

    白敬亭看他们你来我往争得不亦乐乎,忍不住打断道:“咱先把饭吃了再吵成么?一会儿都凉了!”

    果然食物的力量是无穷的,世界安静了。

 

-

 

    易烊千玺在上课,确切地说,在上高数课。

    作为一个从小就好好学习的三好学生,他破天荒地走神了。

   他觉得最近他的几个合租伙伴很不对劲,总是把一些没发生过的事儿算在他身上。

    虽然他们不是亲兄弟,不可能把彼此之间的一点一滴都记得清清楚楚,但他们三番两次地记错还是让他有些在意。

    “嗡——”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把他魂游天外的思绪拉了回来。

    点开微信,是张一山发来的。

    “我今儿晚上10点有一场演出,你来不来?你要是来我可以给你搞一张票。”

    易烊千玺抿着嘴偷偷笑了,右手放下笔伸出手指在屏幕上敲了几下。

    “那10点见。我很期待。”

    看着屏幕暗下去,直到完全熄灭,易烊千玺才抬头重新看黑板。

    他三哥没上大学,高中毕业之后就跟着话剧团学习表演,演技他是完全信任的。可是张一山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怎的,从来不让他们去看自己的表演。

    这次他居然破天荒地发出了邀请,看来是做了万全的准备啊。这么好的机会要是不把握住,下次还指不定得等多久呢!

 

-

 

    上完了晚上的课,易烊千玺看了看手机,8:30。他三哥的话剧是10:00开始,一个半小时,到剧场绰绰有余了。

    易烊千玺查好路线,塞上耳机,在车站等待着公交的到来。

    晚上八点以后就不怎么堵车了,公交一路顺风顺水地开过去,9:30就到了剧场。夜色中三三两两的人群聚在门口,不知道是在聊天儿还是在等人。

    “千玺,这边儿!”

    循声望去,只见带着鹿晗伸长手臂朝他挥舞,旁边还站着带着口罩和墨镜的大张伟。

    易烊千玺小跑过去,问道:“四哥呢?”

    “老四先进去找座位了,我们俩就在外边等你。”

    “那咱们赶紧进去吧!”

    三人勾肩搭背地走了进去,易烊千玺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海报。上面写着四个大字,人造花园。

    张一山给他们留的座位在第三排正中间,绝对是黄金位置,既不会坐得太靠前看得脖子疼,也不会远远的连演员的脸都看不清。

    10点一到,剧场里的灯光全数熄灭,只留下舞台上的灯。

    演出开始了。

 

-

 

    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的故事,他在一次事故中受了重伤,濒临死亡。

    一群世界顶尖的生物学家将他的大脑取出,放在一个盛有维持脑存活营养液的容器中,并将神经末梢连接到一台超级计算机上,模拟出他之前的生活环境。

    由于超级计算机的精密计算,身处幻觉之中的他没有丝毫察觉。直到有一天,那几个生物学家惨无人道的实验被政府得知,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冲进了实验室,逮捕了丧心病狂的科学家,也停止了源源不断传进青年人大脑的电信号。

 

     最后一幕,舞台被分成两部分。

 

    左边的场景是实验室,一个士兵按照命令拔下了插在青年人大脑上的电线。

    右边的场景是青年人的家,在电线被拔下去的一瞬间,舞台上多余的灯光瞬间熄灭,只剩下一盏灯照在张一山身上。而张一山如同被拔了发条的玩偶,瞬间停下了一切动作,身形晃了晃,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最后一束光也熄灭了。

 

    全场寂静了三秒,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

 

    跟着人流涌出剧场,易烊千玺仍然久久不能回神。

    话剧最后一幕中,张一山如同坏掉的玩具一般倒在地上的场景,一直停留在他的视网膜上。

    太阳穴又突兀地开始疼了起来,这一次比之前还要严重。

    大张伟看他一脸呆滞,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嘿,我们易老师这是怎么啦?难道老三的表演太精湛,把你魂儿都给吸走啦?”

    易烊千玺强忍住惨叫的冲动,从牙缝里断断续续地挤出几个字:“我头……好疼……”

    然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易烊千玺背着书包冲下楼,开门,关门,锁门,一气呵成。

    一转过身,就看见张一山已经把车子发动好了,半个身子探出车窗,正朝他招手。

    “快点儿快点儿!把东西收拾好了就赶紧上车,半夜车少,咱们可以开快点儿!”

    坐在副驾驶的鹿晗抬手给了他一个爆栗:“靠,兄弟五个的命可都在你这司机手里呢,你给我安全驾驶!”

    张一山揉了揉被敲疼的脑袋,嚷嚷道:“知道啦知道啦!我都多少年的老司机了,能不能多给我点儿信任了!”

    趁着他俩拌嘴的工夫,易烊千玺拉开后车门钻了进去,大张伟往里挤了挤,给他多腾出来点儿位置。

    坐在另一边儿的白敬亭翻了个白眼儿:“大哥你这偏心得有点儿明显啊,要不你直接坐我腿上得了?”

    “一边儿去!什么就坐你腿上啊?我这不是得等玺玺玺坐好了才能挪回去嘛!”

    易烊千玺笑了,小小的梨涡盛满了月光:“大哥你坐过来点儿吧,四哥都快被你挤成干儿了。”

    大张伟挪了挪屁股,嘟囔道:“你们俩就知道欺负我一个老人家。”

    张一山从后视镜里看见他们都坐好了,脚下一踩油门,出发了。

 

    正如张一山所说,半夜里高速公路上没几辆车。张一山油门踩得开心,车速很快就彪上了一百一。

    鹿晗瞥了一眼仪表盘道:“差不多得了啊,一会儿超速了!”

    张一山不耐烦道:“哎呀我心里有谱儿!”

    又开出去十几分钟,他们正前方的天空中突然落下一道紫色的闪电,几秒种后,一声震耳欲聋的响雷炸开来。

    “我去,这雷声可真带劲儿,看来是要来场大的呀?”

    大张伟话音刚落没多久,豆大的雨点就开始砸了下来,叮叮咚咚地敲在车玻璃上。尽管雨刷器开到最快那档,依然很难看清前方的路。张一山也不敢冒险,车速一降再降,看看表,已经快降到四十了。

    “这什么鬼天气,雨说来就来!”

    没过够车瘾的张一山抱怨道。

    坐在旁边的鹿晗道:“没关系,不用着急,等你开累了换我就行。”

    就这样,他们的车保持着每小时四十公里的车速向着目的地驶去。

    时间的流逝在黑暗中变得不再真切,在易烊千玺以为他们会一直在黑暗中前行时,对面突然亮起了刺眼的灯光。

    张一山被灯光刺得眼泪直流,破口大骂:“我艹!哪个孙子在高速路上开远光灯啊!”

    一边的鹿晗也有相同的遭遇,捂着眼睛怨念道:“这种司机是怎么从驾校毕业的?”

    易烊千玺坐在后面,受到的影响相对小一些,勉强睁开眼睛看了看。

 

    这一眼,让他觉得浑身的血都冻住了。

    他大叫道:“三哥!快打轮!那车是逆行,冲着我们这边撞过来了!”

    张一山第一次听见老幺这么不冷静的声音,身体下意识地做出了反应,他猛地向右打方向盘,一直打到再也转不动。

    然而已经晚了,尽管避免了正面对撞,那辆车还是撞上了他们车的左前方。巨大的冲击力使得车像陀螺一样旋转着冲出高速路,撞进旁边的树林里,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易烊千玺才勉强掀开眼皮,粘稠的血液使这个动作变得格外困难。他想抬手,却发现手已经被变形的座椅压住了。

    正在他陷入无助之时,耳边响起了微弱的声音。

    “千玺……”

    易烊千玺费劲地转过头,寻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

    他扯着嘶哑的嗓音问道:“是……谁?”

    没有回音。

    只有雨滴敲在玻璃上的噼啪声。

    他想起来了,他旁边坐着的是大张伟。

    他想出声,可是他的嗓子已经罢工了。

    肩膀上传来微弱的推力,旁边的人在用仅存的力量试图把他推出去。但他浑身都是伤,双手还被前面的座椅压着,那点儿推力根本无济于事。

    车门外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听上去像是有一群人跑了过来。

    那群人先是打开了前面的车门,翻找了一阵儿,又打开了后面的车门。

    他浑浑噩噩的大脑让他无法进行思考,只能勉强拼凑出那些人的话。

    “剩下四个都断气了,没法用了!”

    “咱们得趁样品活着的时候实施手术,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那就这个吧。”

    然后,他感觉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生生从车里扯了出来。

    痛觉神经延迟了几秒钟,才把疼痛的信号传递进他的大脑。

    他无法抑制地发出惨叫。

    原来我还能出声啊……

    手大概是断了吧……

    他被抽空了最后一丝力气,脑袋往旁边一歪,彻底昏了过去。

    意识彻底剥离之前,他听见拎着他的人说了一句话。


    “你一定要活下去啊。”

 

-

 

    “千玺!千玺!”

    易烊千玺感觉自己被用力地摇晃了几下,用力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怎么了?”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周围除了四个哥哥以外,还围了一大圈人。

    “还问怎么了!我卸完妆一出来就看见你不省人事的躺在地上,他们仨围着你急的团团转!快把我的小心脏吓出毛病来了!”张一山一边说还边用手捂着胸口。

    鹿晗白着一张脸道:“你说头疼,然后突然就晕倒了,我们差点儿就打120了。”

    易烊千玺恍惚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四张脸,和梦境中的人重合了起来。

    “你们……真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吗?”

    白敬亭惊道:“千玺,你在说什么呢?”

    四周的人群在一瞬间变成了火海,他们五个人被熊熊烈火包围在中间,耳边只剩下火舌舔舐着猎物的声音。

    易烊千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琥珀色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我真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吗?”

 

-

 

    “嘀——!”

    “系统错误!系统错误!实验体的初始记忆全面苏醒!实验失败!”

 

    坐在电脑前的人抓了抓头发,崩溃地冲着旁边说:“又失败了,这小孩的大脑还真难搞!”

    另一个人道:“人的记忆是完备的,想要修改本来就困难重重,一不注意就会留下漏洞。”

    那人叹气道:“也是,毕竟想伪造一份记忆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从实验开始以来,他记忆复苏的时间已经变得越来越长了,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我们会成功的!”

    说完,他双手在键盘上飞速地敲出一行代码,按下回车。

 

    【预置记忆读取中……】

    【读取完毕。】

    【记忆植入开始。】

 

    【记忆植入完成!】

 

    【是否开始第1128次箱庭实验?】

 

 

----------END----------

脑洞来自:【缸中之脑】假想  箱庭疗法

要怎样才能证明,你所拥有的一切不是黄粱一梦?


评论(6)
热度(75)

© 暮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