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歌

努力填坑【躺。】

【京城五少】长路(四十五)

#背景架空

#大概是长篇

#想写一个五少凭借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变强的故事

#努力不OOC

#起名无能星人,看到奇奇怪怪的名字还请不要笑我OTL



传送门:(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大张伟side【分离半年】


    大张伟在茅草屋里安静地做着自己手里的事情,李老头下地取东西去了,现在屋里就他一人。


    过了一会儿,墙角的石砖下传来咚咚的敲击声。


    大张伟放下手里的活儿,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晃晃悠悠地走过去搬开了石砖。


    李老头从洞里爬了上来,他拍了拍身上沾的灰,把背上的东西取了下来。那是一个长棍形的东西,用白布包着。


    大张伟这张嘴又耐不住寂寞了:“嚯,您这是定制了一根打狗棒嘛?”


    李老头白了他一眼:“自己打开看!”


    “好嘞!”大张伟迫不及待地扯开那块布,里面露出一根铜管儿。


    大张伟不解道:“这什么东西?”


    李老头笑了笑:“这是火铳,是我一个徒弟仿制的,射程不如床弩,但是火药的杀伤力很大。他听说你擅长改造结构,就让我把图纸带来,让你瞧瞧。”


    说完,从兜里掏出一张叠得皱皱巴巴的图纸。


    大张伟接过来,一脸嫌弃地说:“您这徒弟有团纸玩儿的功夫估计自己都能改出来好几种了吧!”


    李老头没说话,捂着嘴咳嗽了一阵子。


    大张伟把头从图纸堆里抬起来,问他:“老爷子您这下地一趟怎么还感冒了?难道是在地上呼吸新鲜空气太长时间,适应不了下面的了?”


    李老头在咳嗽的间隙中艰难地抽出一丝空闲,瞪了他一眼。


    大张伟接收到愤怒的眼神攻击,缩了下脖子,低下头继续研究起他的图纸来了。

 


    不知不觉中,夜色已深。李老头已经开始觉得眼皮发沉了,大张伟却一点儿要回屋的意思都没有。


    “往常一入夜你就哈欠连天的,今天怎么这么精神啊?”


    大张伟头也不抬地回:“我弟跟着刀疤大侠出任务去了,屋里就我一人,回去早了也没人等我。”


    李老头吃了一惊:“他才刚来多久,刀疤大侠就已经带他去出任务了?”


    “好像是有突发事件还是怎么的,反正一大早人就走了。”大张伟嘴撅的老高。


    “哦,那就没办法了,不过你弟跟着刀疤大侠,不会有事的。”


    李老头说完,又是一阵咳嗽。


    大张伟听着都觉得胸口抻得疼:“您赶紧让齐爷爷给您开点儿药吧,没事儿也得咳出事儿来。”


    “……不碍事儿。”


    大张伟心知这老头儿的倔脾气,也就不再多劝,起身收拾了一下桌上的东西。


    “我把图纸拿回屋画去,您老就早点儿歇息吧!”


    “咳咳,好……你也别熬得太晚,这个不急。”

 


    大张伟抱着一摞图纸回了屋。推开门,迎接他的只有漆黑的寂静。大张伟无声地叹了口气,把怀里的东西放在桌上,又点上一盏昏黄的煤油灯,豆大的灯火在他的瞳孔中跳动。


    要是随便哪个弟弟在旁边,现在估计早就跳脚了吧。


    这么想着,大张伟撸起袖子接着干活。


    直到东边的天空开始泛起鱼肚白,大张伟才放下手中的笔,拖着疲惫的身子往床边走去。几乎一天一夜地连轴转,让他的脑子直发木,浑身都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几乎是在倒在床上的一瞬间,大张伟就睡着了。


    梦中,张老爷子站在一片虚无中,朝着他微笑。


    “爸?”大张伟喊了一声,想要走过去,却发现脚像被钉在了地上一样,一寸都迈不开。


    张老爷子没有应声,就在不远处安静地站着,看着他。


    父子俩沉默地对望了半晌,张老爷子像是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朝黑暗中走去。


    “爸!您等一下!”大张伟大喊。


    然而张老爷子像是听不到他的声音,身形没有丝毫停顿。


    任凭大张伟如何挣扎,依然前进不了半分。他努力伸长手臂向前够,但是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远了。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张老爷子的背影消失在一片漆黑之中。


    噩梦初醒,大张伟“腾”地坐了起来,用手一摸,额头上都是冷汗。


    “这都是什么梦啊……”大张伟用袖子抹了一把,重新躺下,却是再也睡不着了。


评论
热度(20)

© 暮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