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歌

努力填坑【躺。】

【京城五少】长路(四十四)

#背景架空

#大概是长篇

#想写一个五少凭借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变强的故事

#努力不OOC

#起名无能星人,看到奇奇怪怪的名字还请不要笑我OTL



传送门:(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白敬亭side【分离七个月】


    白敬亭正提着官府的下摆,走在去上朝的路上。


    和鹿晗一别已经过了四个月,期间他们两人一直保持着书信来往,每封信中,鹿晗都会讲一些边关生活的趣事。因此,虽然两人相隔千里,却没有什么隔阂感。


    白敬亭自从被派去大理寺,每天都兢兢业业地从早工作到晚。他做事一向心细,工作中完全零失误,官职也一路往上升,现在已经官拜大理寺少卿,成了苏瑾言的左膀右臂。


    本来仕途平步青云是件应该高兴的事儿,但现在白敬亭完全没心思想这些。


    自从第一封边关战报送到京城,白敬亭每天都在担惊受怕中度过。虽然他二哥从小舞枪弄刀的,但是那毕竟跟上战场不一样,万一有个三长两短……


    白敬亭赶紧甩甩头,把这种想法从脑海中甩出去。


    到达午门外时,在那里等候的队伍已经很长了,白敬亭默默站到自己的位置上。没一会儿,随着钟声响起,宫门缓缓开启,队伍像潮水一样向前涌动。


    大理寺少卿为正四品文官,因此有进殿面圣的资格。


    皇帝进殿,百官行礼,然后就是枯燥的议政。


    白敬亭行完礼,本打算神游天外,混过早朝,却被皇帝的话一下子拉回了思绪。


    “昨夜,北关传来捷报。历时八天,歼灭敌人近万。但我方亦损失一千精兵,左将军重伤。”皇上坐在龙椅上,目光扫视着下面的群臣,“捷报中还提到,在左将军出城迎战时,右将军拒绝增援,才导致众多将士牺牲。众卿认为,该如何处置?”


    白敬亭越听越心惊,攥着袖口的手心里都是冷汗。整个朝堂上弥漫着沉重的气氛。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宰相:“臣认为,应当降职。”


    皇帝挑眉:“哦?因为他的误判,我大篱损失将士近千人,他的职位这么金贵吗?”


   一直沉默的大理寺卿上前一步,作揖道:“臣认为右将军恐怕不止失职这么简单,右将军戍边多年,经验丰富,断不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所以大理寺卿的意思是,这捷报里的内容是在陷害右将军?”


    “不。”大理寺卿抬头,直视着皇帝的双眼:“右将军此事十分蹊跷,恐怕需要带回大理寺审问一番,才能下定论。”


    宰相插嘴道:“皇上,如今左将军重伤,若是再将右将军带回京城审问,北关无大将坐镇,恐怕是给了敌人进攻的大好机会啊!”


    皇帝摆了摆手:“这一点爱卿不必担心,捷报中提到,这次有个名为鹿晗的千户表现突出,在关键时刻拯救了城外的将士,论智谋无人出其右。朕打算提拔他为右将军,提拔胡骑校尉为左将军。”


    宰相大惊,连忙道:“直接把千户提为右将军?皇上,这恐怕不妥!”


    大理寺卿:“臣倒认为皇上任人唯贤,并无不妥。戍边将军身负重责,若只论资历,不看本领,才是真正不妥!”


    皇上抚掌大笑:“大理寺卿所言极是,这事朕会亲自下旨。至于逮捕右将军的事,就交给苏爱卿了。”


    大理寺卿无视了宰相咬牙切齿的表情,答道:“臣遵旨。”

 


    直到早朝结束,白敬亭也没完全从恍惚中恢复过来。刚才朝堂上的一翻唇枪舌战听得他胆战心惊,不过好在知道了鹿晗还活得好好的。之前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他二哥不但没有在战斗中受伤,还立了大功,被升为右将军了!


    事到如今,白敬亭总算能把心放回肚子里了。


    不过,宰相在听到右丞相失职之后的反应,实在是奇怪得很。虽然最终击退了敌人,但失职的问题不算小事,更何况还直接导致了左将军的重伤和众多将士的牺牲。结果宰相居然只提议让他降职?连身为官场新手的白敬亭都知道,皇上肯定不会轻饶了右将军,官场沉浮几十年的宰相会不知道?


    很明显,宰相在试图包庇右将军,但是就算两人交好,也犯不着冒风险去触皇帝的逆鳞。


    想着想着,一种可怕的猜测从心底浮了上来,让白敬亭出了一身白毛汗。


评论(3)
热度(24)

© 暮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