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歌

努力填坑【躺。】

【京城五少】长路(四十)

#背景架空

#大概是长篇

#想写一个五少凭借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变强的故事

#努力不OOC

#起名无能星人,看到奇奇怪怪的名字还请不要笑我OTL

#下次鹿爷再出场,就是妥妥的霸气鹿了



传送门:(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鹿晗、白敬亭side【分离两个月】


    将看完的文件放在一旁,白敬亭抬手捏了捏眉心。


    也不能怪老吴一见面就开始跟他这儿叫苦连天,这工作确实枯燥。白敬亭性子静,从小就喜欢捧着本书看,但即使这样,在面对大理寺各种枯燥的卷宗时,也会感觉昏昏沉沉。


    抬头看看天色,他二哥也差不多该出发了吧。白敬亭跟老吴打了个招呼,无视了他“你就折磨抛下我了”的血泪控诉,打道回府。

 


    白敬亭回到住处时,就见鹿晗正坐在床上,两条腿在床边晃来晃去,旁边放着已经收拾好的包袱。


    看见他进来,鹿晗两手一撑,跳下床,满脸笑容地迎了过来:“小白你终于回来啦!我还以为你不打算送我了。”


    白敬亭无奈道:“怎么会,我在你眼里是这么无情无义的人吗?”


    “嘿嘿嘿,我开玩笑的,我们小白这么好!”说完,鹿晗拿起包袱背在背上,一手揽着白敬亭的肩膀往门外走,“怎么着,今儿想送我到哪儿?”


    “送到城门吧。”



    通向城门的大路是京城的主干道,从早到晚都热热闹闹的。鹿晗和白敬亭沉默地走着,他们这一别,再见不知是何时。这种时候,语言往往是苍白无力的。


    白敬亭瞥见路边的小摊,转头对鹿晗说:“二哥你等我一下。”


   说完,他走到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跟前儿,叽里呱啦说了几句,然后拿着两个糖葫芦回来了。


    “喏,二哥。”


    鹿晗哭笑不得地接了过来:“你以为咱俩几岁啊?”


    “哥以前不是也给我买过嘛?”白敬亭说完,张嘴咬了一大口,嗯,味儿挺正。


    “哎哟喂你不是吧,我来时候一句玩笑话,这还记上仇啦?。”鹿晗学着白敬亭的样子,也咬了一大口。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像个小松鼠。


    白敬亭看着他二哥的侧脸没说话,他指的并不是来时路上的事,而是他们五个小时候的事。


    那时候他才十岁,比现在还要安静。鹿晗则跟他相反,每天好像都有用不完的活力,那个时候白敬亭不止一次怀疑过这哥是不是真的比他大。


    那一年鹿晗生日的时候,除了新衣服之外,父亲还给了他几块碎银子,让他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结果鹿晗领着他们几个上街买了好多东西,唯独没给自己买东西。


    他还记得,最后剩下的一点钱,鹿晗买了五串糖葫芦,兄弟五个人一人一串。


    在接过糖葫芦的时候,他问鹿晗:“哥,爸让你买点儿喜欢的东西,你怎么都给我们买了?”


   “嗯?因为我没什么想买的嘛!”


    胡说,明明之前还目不转睛地盯着武器铺里挂着的剑。白敬亭默默地咬了一口糖葫芦,决定不点破他二哥的谎话。


    “再说了,我是哥嘛!哥哥给弟弟买东西不是应该的嘛!”鹿晗说完还骄傲地拍了拍胸脯,忽略了身后大张伟“喂我是你哥!”的咆哮。


    这件事对于鹿晗来说大概没有什么值得记忆的,但白敬亭一直记得那天,他二哥迎着夕阳站着,橘红色的光映在小鹿一般的双眼中。尽管身形还没有完全拔高,肩膀也没有成年人的宽阔,但白敬亭就是觉得,沐浴在晚霞中的鹿晗,已经是一个男子汉了。

 


    “好,到城门了。”鹿晗停住脚步,转过身面对着白敬亭,“就送到这儿吧,剩下的路只能我自己走啦。”


    “嗯,二哥你一路小心。边关环境险恶,你要照顾好自己啊。”白敬亭想说的话有很多,但是真正到了离别的时候,说出口的还是那几句俗得不行的叮嘱。


    鹿晗“噗嗤”一声笑开了:“得了,小白你怎么跟个老妈子似的,我一大老爷们儿,没那么娇气。”


    说完,鹿晗张开双臂,把白敬亭圈紧怀里:“啧,你小子居然比我都高了,这也太不公平了。”


    白敬亭笑着回抱,在鹿晗背上拍了拍:“这种事儿哥你嫉妒也没用。”


    “哼。”鹿晗松开了白敬亭,换上一张正经脸:“边关虽然刀光剑影,但是这些东西都是能看见的,不像这官场,没准儿连捅你的刀子都没见着,就已经死了。”


    “我走以后,你自己得多加小心,建功立业的事儿就交给你哥我,你只要平平安安地就好了。”


    “哥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吧?我也是个爷们儿啊,我怎么可能自己享福,看着你过刀尖舔血的日子?”


    鹿晗也觉得不太合适,挠了挠头道:“反正多加小心就对了,官场这地方一向是吃人不吐骨头,你的处境没准儿比我还危险。”


    “我会的,下回咱俩见面儿的时候,我没准儿就变成朝廷重臣了呢。”


    “哈哈哈哈,好!到时候我肯定也变成护国大将军了!”鹿晗把包袱往上拽了拽,“走了啊!”


    白敬亭目送着鹿晗的背影越来越小,还是忍不住在他迈出城门的那一刻大喊了一声:“哥!……”


    然后后边的话哽在了喉咙里,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已经出了城门的鹿晗没回头,而是像摆手那样,晃了晃手里还没吃完的糖葫芦。


    直到再看不见鹿晗的身影,白敬亭才低下头,默默地吃掉了糖葫芦上剩下的最后一颗山楂。


    真酸,酸到鼻子里了。


评论(2)
热度(26)

© 暮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