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歌

努力填坑【躺。】

【京城五少】长路(三十八)

#背景架空

#大概是长篇

#想写一个五少凭借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变强的故事

#努力不OOC

#起名无能星人,看到奇奇怪怪的名字还请不要笑我OTL



传送门:(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大张伟、张一山side【分离四十天】


    今天大张伟还是早早就出门了。


    张一山听着他大哥关门出去,一骨碌爬起来,收拾收拾提着剑也出门了。


    其实早在大张伟醒之前他就醒了,之所以装睡,是因为他要背着他大哥干一件事。


    再过几天,他大哥的生日就到了。现在他俩流落在外,画像还贴得全国都是,肯定没法出去买礼物了。张一山冥思苦想之后,决定自己动手做一个。


    说干就干,他带着需要的原料——一段木头,晃晃悠悠来到训练场。把木头放在地上,又从兜里掏出管李想借的小刀,张一山在木头上比划起来。


    张一山正刻得起劲,冷不丁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你在做什么?”


    张一山吓得一抖,立马回头看,是刀疤。


    “刀疤你可吓死我了,怎么走路都没声儿啊!”张一山拍了拍胸口。


    “我外出任务的时候习惯了。”刀疤走过来,蹲在他旁边,“你这是在刻什么?”


    “这不过两天就是我大哥生日了嘛,我就打算自己给他做个礼物。”张一山回着话,目光却一直粘在眼前的木头上,手底下也没停。


    “挺好的,那这两天你就先别训练了,专心做吧。”


    说完,刀疤索性抱着剑坐下了,闭上眼睛运气调息。


    得到了师傅的允许,张一山便全心全意投入到了雕刻事业。“咔嚓咔嚓”的声音响了一上午之后,一把约有小臂一半长的木剑雏形出来了。

 


    大张伟这边也在埋头苦干,好在精细的部件基本都是金属的,他只需要动手把木制的弩臂和弩弓削出来就行了。


    这活看着容易,但真干起来也颇费工夫,再加上大张伟也是第一次干木工活,手底下没准儿,雕出来的木头片都是坑坑洼洼的。


    “哎呀,这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费劲!我不干了!”大张伟气愤地把手里的东西往桌子上一扔,屁股往前一滑,瘫在椅子上。


    “哦?这就不行啦?那我看你还是该回哪儿回哪儿去吧,你以为做武器是小孩儿过家家吗?”李老头冷冷地扔给他一句话,继续忙活。


    大张伟瘫了一会儿,最气的那阵儿过去了,又默默趴回桌子上继续干。


    “您说这玩意儿我以前也没干过呀,怎么想给它弄成脑子里那样儿就那么难哪。”


    “难就算了,最主要我这手底下还没谱儿,一使劲儿指不定这刀就飞哪儿去了。您瞅瞅我这俩手,到处都是口子。”说完,大张伟把两只手摊开来对着光看了看,一脸不高兴。


    李老头难得放下手里的刻刀,抬头看着大张伟,语气十分认真:“既然你想干这个,那这些你必须经历的。你别看我现在雕个什么都信手拈来,那是因为这门手艺我已经学了几十年了。”


    “我们家穷,孩子还多,为了养活自己,我十二岁就跟着师傅学手艺了。也加上我当时岁数小,小孩的手总是没有大人灵活的,我十八岁之前,手上的绷带就从来没拆下来过。”


    “我跟你不一样,我没得选择,要么干下去,要么饿死。”


    “说实话,你一开始要跟我学,我是不看好你的。你一看就是富家子弟,我觉得你肯定受了这个苦。直到你把这张图纸交到我手上之后,我才下定决心要好好教你。”


    “我来这儿之前,都是靠我这双手养家糊口的,所以对这一行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所以你别给我半途而废,别让我失望。”


    “哎我我、我这不就是说说嘛!我这就是怎么弄都弄不好,过过嘴瘾,我哪儿能真放弃啊对不对!”


    李老头盯着大张伟看了会儿,说:“那就好,这种事情得慢慢来。”


    “是是是,得慢慢来!对了,您想没想过多收几个徒弟把手艺传下去啊,要不然您这么好的手艺断在您这儿多可惜!”


    “这事儿不用你操心,这地方所有负责弓弩制作的全是我徒弟。”李老头的语气里透着骄傲。


    “厉害厉害!那我得抓紧学习,争取早日赶上师兄们。”

 


    一星期之后,大张伟总算在李老头的帮助下,把袖弩完成了。大张伟把袖弩藏在袖子里,一路上都合不拢嘴。


    刚进屋,张一山就蹿到他面前:“大哥我给你看样东西!”


    大张伟退了一步:“哎哟喂,什么好东西啊给你激动成这样儿?”


    张一山像献宝一样从背后拿出一把小木剑,大张伟接过来看了看,问道:“这你哪儿弄的呀?”


    张一山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这不,今儿你生日嘛!我也没法儿买礼物了,就自己做了一个。事先说好啊,这玩意我是尽力了,你可不许笑我!”说完,还瞪着眼珠子装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大张伟用手指拂过剑身,感受着上面凹凸不平的花纹。在见识过李老头的刀工之后,张一山的作品简直可以用粗糙来形容。花纹深的深,浅的浅,两边的花纹还有点不对称,估计放在市场上卖都得赔本。


    但是大张伟还是笑出了一脸褶子:“哎哟喂!谢谢山子了,你不说我自己都忘了!”


    “哼,我就知道你自己想不起来!”张一山看他大哥挺开心的,总算放心了。


    “对了,山子,我之前答应你的东西做好了。”


    说完,大张伟把袖弩掏出来:“喏,我看你暗器使得挺溜的,就弄了这么一个小东西,肯定比你那个飞针好使。”


    “卧!”张一山接过来,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看了半天,一脸惊喜地问,“这是你自己做的?”


    大张伟骄傲地扬起了下巴:“那可不!”


    “没看出来你这么厉害!”


    说完,张一山用把袖弩的带子系在手腕上,大张伟过来一边帮忙一边给他讲解:“我跟你说,我为了让你方便隐藏还设计了个机关。你看你一按这儿,这弩弓的两边就可以合上了,等你要发射的时候就按这儿,它就张开了!然后你把你的飞针放到这个盒儿里,用的时候就把这儿按下去,还可以连射呢!”


    “我去,可以啊大哥!你当初说给我惊喜我还不信,没想到你真有两把刷子!”张一山开合了几次弩弓,又对着墙发射了飞针。摆弄了半天,简直爱不释手。


    “那是,我什么不会呀!”大张伟笑眯眯地说,又把双手往袖子里缩了缩。


    伤口什么的,可不能让他看见了。


评论(2)
热度(24)

© 暮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