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歌

努力填坑【躺。】

【京城五少】长路(二十九)

#背景架空

#大概是长篇

#想写一个五少凭借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变强的故事

#努力不OOC

#起名无能星人,看到奇奇怪怪的名字还请不要笑我OTL

#感觉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天坑【躺


传送门:(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大张伟、张一山side【分离十天】


    张一山的伤口已经完全结痂了,于是大张伟又变成了闲人一个。整天没事干就在据点儿里到处溜达,和这个唠一会儿跟那个侃两句的,倒是把这里的常住人口快认全了。


    每回大张伟在外面聊了一天回来之后,都得回到屋里接着跟张一山斗嘴,用他自己的话说,没跟山子斗几句嘴,感觉这一天都不圆满。


    张一山听到大张伟的歪理邪说,直接翻了一个惊天大白眼儿,合着这是拿他消遣呐。


    就这么着,张一山一天比一天活蹦乱跳,大张伟却看上去心事重重。


    “不我说,大哥,我这伤都快好利索了,你怎么反倒满面愁容的了?”张一山说完,从桌上拿起一个苹果,“咔嚓”啃了一大口。


    “我这不在思考人生呢嘛。”


    “哎哟喂!你居然思考人生了?差点儿把我苹果吓掉喽!”


    “你说,你加入他们之后还能跟他们一块闯荡江湖、磨炼武艺去,我这什么也不会,能干嘛呀?”


    张一山咬苹果的动作一顿,盯着大张伟看了足足有半分钟,松开咬了一半的苹果,说:“要不……你去后厨给他们帮厨?”


    “去去去!能不能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你忘了去年过年我杀鱼是怎么杀的了吗?”大张伟瞪了他一眼,又陷入了自己的思绪。


    张一山耸耸肩,表示他也没什么好想法了。

 


    等张一山吃完手里的苹果,正打算再拿一个时,大张伟突然一拍大腿窜了起来,吓得他手一抖,苹果真掉地上了。


    “我去,大哥你要吓死我啊?咱能不能提前通知一下?”张一山看着在地下滚了一层土的苹果,内心充满了惋惜。


   “山子我跟你说,我突然想起来这据点儿在地上还有一间小破屋子,里面有个做木工的老头,没准儿我能跟他学学雕个小人儿玩儿。”说完,大张伟一溜烟儿地跑了出去,留下目瞪口呆的张一山。


    “我去,说好的头皮以下截肢呐?这怎么跑的比兔子还快!”

 


    大张伟照着记忆中的路线在基地里绕了半天,总算是找到来时的那个通道了。他敲了敲头顶上的砖块,不一会儿,砖就被人移开了。之前那个雕木头的老头从洞口往下张望,看见是大张伟,便让到一边让他上来。


    “你好端端的,怎么突然爬上来了?”老头一边问,一边走回到桌子旁边坐下,继续雕他手里的木块儿。


    “我这不是出来呼吸一下儿新鲜空气嘛,顺便看看您这儿有没有什么好玩儿的。”说着,大张伟开始认真打量起这间屋子。


    上次他跟刀疤来的时候是晚上,屋里就点着一支小蜡烛,什么都看不清。今天这么仔细一看,发现屋里除了桌椅,还有一张床,和一堆巨大的箱子。没摆家具的地方基本都被各种木雕填满了,花草树木、飞禽走兽,什么多有。


    “哦?”那老头儿听见他的话,放下了手里的活,问道:“那你找到好玩儿的了吗?”


    “这堆木雕就不错啊,这栩栩如生的,老爷子您手艺真不错。”


    老头儿没理会大张伟的夸赞:“你对木雕有兴趣?”


    “还成吧,主要是其他的我也不会呀,也就小时候老给我弟弟们做弹弓子,还有点儿雕刻的底子了。”说到这,大张伟开始上手比划,“我跟您说,我做的弹弓子那可比别人家的弹弓子打得远多了!没准我跟着您,就能把我在木雕方面的天赋全给激发出来,雕出来的小玩意儿还能卖钱呢!”


    老头听完他的话,高深一笑:“我雕木头可不是为了卖钱。”


    “啊?那您干嘛呀?”大张伟看了看摆在地上的木雕,也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来呀?


    老头起身走到那一排大箱子前,从衣服兜里摸出一串儿钥匙,转过身来朝大张伟招手:“过来。”


    大张伟一脸疑惑地走过去。老头儿打开了其中一个箱子的锁,两手往上使劲一抬,盖子打开了。


    “这——!”饶是大张伟平时再怎么油嘴滑舌,现在他也被眼前所见震惊得说不出一个字了。


    躺在箱子里的,是一架床弩。





评论(5)
热度(18)

© 暮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