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歌

努力填坑【躺。】

【京城五少】长路(二十八)

#背景架空

#大概是长篇

#想写一个五少凭借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变强的故事

#努力不OOC

#起名无能星人,看到奇奇怪怪的名字还请不要笑我OTL



传送门:(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鹿晗、白敬亭side【分离一周】


    鹿晗和白敬亭已经为河堤的事儿忙活三天了。


    这三天,他们每天都是天不亮就起床,拿着一堆布袋子去山上刨土。装满之后运到河边,然后再回家接着缝,一直缝到半夜。三天下来,俩人都熬出黑眼圈了,那河堤也没摞满一层沙袋,这缓慢的进度可给俩人愁得够呛。

 


    鹿晗将最后一个袋子装满土,封上口递给白敬亭。白敬亭接过来之后,把袋子扔到马车上,然后大致点了一下沙袋的数量。


    “二哥,咱俩昨儿加班加点儿的缝了一百个出头,算上之前的,也才三百个左右。那河堤想要建到能防洪的高度,少说也得三四千袋。就凭咱这速度,估计堤还没起来呢,洪水就过来了。”


    鹿晗这边儿也在为这事儿发愁:“谁说不是啊,要是就咱俩,累死了也建不起来呀!可是你说咱既然都开始干了,总不好有头没尾啊,只能说尽力吧,努力了还建不起来也不能怪咱了。”


    两人闷闷不乐地赶着马车往湖边跑,结果在半路上被十几个扛着铲子的男人拦住了路。


    鹿晗和白敬亭对视一眼,发现眼里都是同样的疑惑,只好开口问道:“不知各位有何贵干?”


    为首的一个身材壮硕的男子道:“听说你们俩在给镇子建河堤?”


    鹿晗还没来得及答,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你们俩怎么想起来给我们镇子修堤坝?”


    “对啊,你们又不是本地人!”


    “你们到底图什么呀?”


    “你们是打算在这儿住下了?”


    ……


    鹿晗和白敬亭目瞪口呆,他们两个人,两张嘴,实在是回答不过来这么多问题啊。这些人,不能派个代表来吗?


    “都给我闭嘴!”为首的男子一脸怒容地朝后吼了一句。


    “你说闭嘴就闭嘴啊!找打架啊!”


    “打就打!上回你让我打得屁滚尿流的事儿你这么快就忘啦?”说完,为首的男人说完就开始撸袖子。


    鹿晗和白敬亭一看不好,这是要开打呀!赶快一左一右地拉住他:“各位,咱们有话好说,别动手!”


    那男人估计是习惯了靠拳头解决问题,感觉到两条胳膊被人拉住,直接大力一甩。鹿晗习武之人,力气比他大,自然没被甩开。可白敬亭就不一样了,被他甩了一个趔趄,后退几步撞在马车上,倒抽了一口气。


    鹿晗看见自家四弟被甩出去,手臂发力,直接一个过肩摔把那人扔在了地上。然后抬头看着其他还没反应过来的人:“你们不是喜欢用打架解决吗?是一个一个来还是一块儿上?我奉陪!”


    鸦雀无声。鹿晗见那群人怂了,也懒得多废话,回头看了看白敬亭,那眼神儿分明在问:“刚才那一下儿,你没受伤吧?”


    白敬亭回给他一个微笑,摇了摇头。


    这时候,被摔在地上的男人爬了起来,脸上的神态比之前恭敬了许多:“听说您二位在为镇子修筑堤坝,作为镇民的我们也希望能出一份力,不知道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白敬亭一听有人愿意帮忙,连忙道:“你们家中有女眷的话,能否帮我们多织些布袋子?”


    “就是马车上那种布袋子吗?”


    “对的,这种就行。我和我哥两个人……不擅长针线活儿,如果你们能帮忙搞定袋子就帮大忙了!”


    “这个好说!还有其他的吗?”


    “呃……还有就是往袋子里装土,再运到河边,这个就简单多了。”


    “那行,我们今儿先回去让她们缝袋子,明儿开工。”说完,那群人四散离去,街上只剩下了鹿晗和白敬亭。


    白敬亭用胳膊肘撞了撞还没消气的鹿晗,问:“二哥,咱俩终于不是孤军奋战了。”


    鹿晗气鼓鼓地朝那帮人离开的方向翻了个白眼儿:“这帮人,不知道到时候用不用我在后边拿着棍子监工啊。”


    白敬亭被他二哥的想法逗笑了:“没这么可怕,我觉得他们的行为虽然有点儿暴力,但不像是坏人。”


    “但愿吧。”鹿晗说完,转身跃上马车,招呼自家四弟:“先别管明天的,咱俩还得把这车沙袋运过去呢!”



评论(17)
热度(21)

© 暮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