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歌

努力填坑【躺。】

【京城五少】长路(二十三)

#背景架空

#大概是长篇

#想写一个五少凭借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变强的故事

#努力不OOC

#起名无能星人,看到奇奇怪怪的名字还请不要笑我OTL

#今天一上来才发现,50fo了?!我啥都没干就50fo了?!?然而我并没有准备50fo的福利,那就实在点,加更!


传送门:(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大张伟side【分离一天】


    现在大张伟这边出现了诡异的一幕,他和一个不认识的人,站在一个黑衣人的尸体旁,大眼瞪小眼。大张伟现在内心十分忐忑,谁能告诉他,他现在开溜还来得及吗?


    对面的人率先打破了沉默:“过来。”


    ——靠靠靠靠!吾命休矣!


    “那那那个,这位英雄,咱们有话好说!你先把武器放下怎么样?”


    那人低头看了看手里还沾着血的木头棒子,随手往旁边一甩,抬头盯着大张伟,那眼神仿佛在说:现在你可以过来了吧?


    大张伟只好不情不愿地挪过去。


    走到跟前,那人一把把大张伟扛在肩膀上,脚底下一个冲刺跑,直接飞出了窗户。


    大张伟不习武,平时最多看看自家老二和老四施展轻功追跑打闹,但他自己可从来没见过这种阵仗,看着下面嗖嗖飞过去的房顶,心脏差点儿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


    “哎哟哎哟喂!这位英雄咱别一言不合就开始飞啊!老祖宗说的好,君子动口不动手,您看咱俩的事儿能不能通过语言的力量解决?”


    “我和那群人不一样。”救他的人嘴上说着话,脚底下的速度可丝毫不减,“我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安全的地方是多安全啊?比离开岚国还安全吗?”


    “到了你就知道了。”那人说完,便只顾闷头赶路,大张伟再说什么都不答话了。


    就在大张伟觉得那人的肩膀快把他晚上吃的东西都顶出来的时候,那人终于开始减速,停在了一间看上去破破烂烂的茅草屋面前。


    大张伟看着眼前这间风一吹还能飘下来几根茅草的破屋子,顿时有种被骗了的感觉:“这就是您说的比国外还安全的地方?”


    “先进去。”那人说完,推门而入。大张伟只好跟上去。


    一进屋,就看见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支短短的蜡烛燃烧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坐在桌子旁边,左手按着一块木头,右手拿着个小刀,借助着微弱的光亮在木头上刻着什么。


    老头儿听见开门声,抬头一看,立马一脸惊喜地站起来:“刀疤,你回来了?”


    之前面对面的时候那人的脸隐藏在黑暗里,后来被扛在肩上也看不到他的脸,现在借助蜡烛的光,大张伟才真正看清了那人的脸。


    那人约莫四十来岁,生了一张非常英气的脸,但右脸从眼角到嘴角横亘着一条深褐色的伤疤,又给他平添了几分凶狠。


    ——刀疤这名字真是起得传神啊。


    刀疤“嗯”了一声之后,直接走到墙角,蹲下来掀开了一块砖,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大张伟忍不住惊叹道:“哇塞,您这保密工作做得真不错,一般人谁能想到在这破屋子里面打洞啊!”


    刀疤没理他,率先跳了进去,大张伟撇了撇嘴,在内心翻了个白眼,跟着他慢吞吞地钻进了洞。


    进去之后,才发现下面别有洞天。别看上面那茅草房破,下面却整洁得很,一条笔直的通道通向前面,通道挺长的,隐约能看见尽头是一扇门。大张伟跟着刀疤往前走,一边走,嘴里一边念叨着:“哎我说大侠您到底是干嘛的呀?看这阵仗感觉这儿像是那种专门跟朝廷作对的江湖帮派的老窝呀?凭您这功夫,肯定是帮派老大吧?您手底下小弟有多少?我跟您说,跟朝廷作对的话,小弟人手不够可不成,那帮孙子可损着呢,什么阴招儿都能琢磨出来,跟他们作对,那不光得有硬功夫,坑蒙拐骗都得防着啊!哎哟喂——!”


    大张伟正说得起劲,冷不丁地撞上了刀疤的后背,疼得他捂着鼻子直跳脚:“我说大侠您怎么走着走着就停了,也不带打声招呼的!”


    “到了。”说完,刀疤推开了门。


    门里坐着一个青年,正在自酌自饮。看见刀疤进了门,立马放下还没送到嘴边的酒杯,站起身来迎了过来。


    “刀疤,你终于回来了!你身后这位是?”


    “是我半路上顺手救的,在被朝廷追杀。”


    “哦?真是巧了,今天我弟弟也救了一个正在被朝廷追杀的人。”


    大张伟一听,第一反应就是觉得那人肯定是他三弟,连忙问道:“他人现在在哪儿?”


    “他受了伤,不久前才刚处理好,现在正在我房间里休息,我带你过去吧。”

 


鹿晗、白敬亭side【分离三天】


    两人听老县令说现在就又机会,连忙道:“您请讲。”


    老县令以手抚须,一脸高深地说:“二位有没有觉得这城中少了什么?”


    鹿晗和白敬亭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是一脸疑惑。


    “实在抱歉,我们俩来得匆忙,并没有细看。”


    “也对,那老夫就不卖关子了。这城中,没有城隍庙。”老县令抬眼看了看两人惊讶的表情,缓缓道出其中的缘由:“这地方原本并没有城镇,最初来到这里的人,有的是犯了罪躲在这里逃避刑罚,有的是别国来的难民。慢慢的,这里的人越来越多,才渐渐形成了这么一个与世隔绝的边塞小城。这地方实在是太闭塞了,周围基本都是山,所以一开始朝廷也不知道这里已经形成了城镇,大约五六年前吧,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才知道这里的存在。可惜那时候这里平坦的地方基本都已经住上人了,没有多余的地方建城隍庙。”


    说到这,老县令叹了口气:“自古以来,凡有城池者,必建城隍庙。奈何这里太特殊了,建城隍庙实在是个难题。二位若是能够解决,皇上必有重赏啊。”


    “这……”鹿晗听完,感觉头都大了。要是让他抓个流寇斩个恶霸,倒还好说,这建城隍庙可真是难住他了。


    老县令见他俩一个面露难色,一个低头沉思,连忙道:“这事本来就难办,不然也不会五年来都建不起城隍庙,二位即使没有办法也无需介意。若是需要,我可以叫人备上马车送二位启程,天下之大,定有让二位施展拳脚的机会。”


    “不用了。”原本低头思考的白敬亭抬起头,自信满满地说:“我已经有办法了。”


    老县令虽然内心怀疑,但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哦?说来听听。”


    “这座小城临河而建,那条河中有块巨石,依我看,将城隍庙建在那巨石上刚好。”


    老县令听完摇摇头:“将城隍庙建在河中央?这恐怕不妥吧,那河夏天会有汛期,我们这儿高出水面十多米,汛期的时候都会被水淹,更不要提那石头本来就没这里地势高了。”


    “会不会被水淹,不一定完全取决于地势高低。那条河本来水流就很急,这座小城还处于河流弯道的外侧,当水流速度很快时,弯道外侧的水位会高于内侧,那巨石离弯道内侧更近,因此可能反倒能逃过一劫。”


    老县令听完白敬亭的解释后,抚须不语。


    白敬亭见他陷入沉思,知道自己的理由打动了他,连忙趁热打铁:“说了这么多,其实都是我的推测,我也没见过这里汛期是什么样的。现在正值夏季,我们不如等汛期到来时,亲自检验一下。”


    “也好,今年雨水充足,发水灾的可能性很大。二位若是要留到汛期,还需注意安全啊。”


    “没问题,不过既然这里经常被淹,为什么不在河边上修个堤坝呢?”


    “修堤坝?不怕二位笑话,这城里的人啊,基本都不是什么良民,不打架我都该烧高香了,哪里还能指望他们修堤坝?”


    白敬亭和鹿晗听了之后都觉得这事儿很新鲜,他们原来住的地方虽然不敢保证每个人之间都好得跟一家人似的,但是也不至于跟仇人一样,一见面就亮拳头啊?


    “所以二位还是保证自己的安全就好了,条件允许的话,再去看看这位小兄弟的推测是否属实。”


    “好,就这么办吧。”

 


张一山side【分离一天】


    好容易送走了李想,张一山觉得耳朵里还残留着叽叽喳喳的声音。


    “这哥们儿,话比我大哥还多。”张一山掏掏耳朵,终于明白了耳根清净是一件多么可贵的事情。


    地下室里没有窗户,所以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时间了,不过李想叨叨了那么久,估计不早了吧。张一山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开始胡思乱想。


    ——大哥他们成功逃跑了吗?二哥和小白有没有追上他们?如果成功逃脱的话,他们现在离篱国只剩下一两天的路程吧。这么看来,反倒是自己拖慢进度了。


    ——快点把伤养好,追上他们吧。


    想到这,张一山翻了个身,开始酝酿睡意。


    伤口上敷着药,火辣辣的疼。所以张一山睡得很不好,一直在半梦半醒之间挣扎。


    不知过了多久,门突然“嘭”地一声被撞开了,本来迷迷糊糊的张一山生生被吓醒。


    “谁!?”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人影风一样地冲了过来,直接把他抱在了怀里。


    耳边传来自家大哥带着哭腔的声音:“山子你没事实在是太好了!”


    张一山听见大张伟的声音,也顾不得伤口被他大哥压得生疼,十分激动地喊了一声:“大哥!”喊完之后感觉少了点儿什么,又探头往门那边儿看,没人。


    “大哥,玺子呢?”


    抱着他的人浑身一僵,缓缓松开他站直了身体。


    “大哥?”张一山虽然不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此刻也能感觉到大张伟的不对劲。


    “你拦住那三个人之后,剩下的人就来追我们。他们用带火的箭把马车点着了,我们俩就打算直接转移到马上,结果千玺上去之后,我被马甩了下来,其中俩人停下来逮我,剩下俩人去追千玺了。他们把我带回到跟鹿他们分开的那个镇子里没多会儿,追千玺的人就回来了,他们说,千玺他……跳崖了。”


    “什么?!”张一山感觉有人给了他一记重锤,嗓子眼涌上来一股腥甜,直接吐出一口血来,“大哥你把我的剑拿来,我他妈要去宰了那帮孙子!”


    大张伟见他要起来,连忙抱住他的腰:“山子你冷静点儿!你冷静下来听我说。”


    他用尽全力,却依然压不住张一山。忽然感觉手摸到了滑腻的液体,抽回来一看,是血,张一山的伤口又裂开了,血已经浸透了绑着伤口的布条。


    “别他妈动了!现在的你除了给千玺陪葬什么也干不了!”


    大张伟急了,张一山终于安静下来。


    “我知道你现在想什么呢,我刚知道的时候比你还难受。我觉得我实在是窝囊透了,作为大哥,连自己的弟弟都保护不了。本来咱爸把你们托付给我,让我一定要带着你们逃出岚国,结果现在……”大张伟的声音已经抖得说不下去了。


    张一山抬头,看见大张伟以手掩面,把脸转向另一边,但是颤抖的肩膀出卖了他。


    “大哥……”张一山叫了他一声之后,却不知道能说什么。


    在他的印象中,他大哥一直是一个整天傻乐呵的人,总是没心没肺地笑,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儿好像马上就能消化掉,从来都只有他宽慰别人的份儿。而现在,那个整天跟他臭贫臭逗,整天穷开心的人,正捂着脸哭得一抖一抖的。


   张一山不会安慰人,他嘴笨,不会说哄人的话。只好默默地伸出手,像小时候每次自己哭鼻子的时候大哥安慰自己那样,一下一下拍着大张伟的后背。


    “大哥,你想哭就哭,我肯定不笑话你。”


    “你一边儿哭,一边儿听我说。”


    “这地方是一个专门跟官府对着干的组织,他们邀请我加入,本来我想拒绝的,因为我想赶快把伤养好了去追你们。”


    “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你说的对,现在的我什么都干不了,拦住仨人都能给我伤成这样,更别提给玺子报仇了。”


    “所以我决定,等伤好了就加入他们,他们这里高手不少,我打算多跟他们学几招。”


    “我必须得变强,无论用什么手段。”


    “你会站在我背后一直看着我的吧,大哥?”


    大张伟抹了一把眼泪,带着浓浓的鼻音道:“我才不站你身后看着你呢,你又不是美女,有什么好看的?”


    “不是!咱俩这温情的氛围能不能多坚持一会儿啊?”


    “我是你大哥,站你身后像什么样子,怎么着也得站你旁边儿啊!”


    张一山先是一愣,随即笑了:“好啊,那就看你追不追得上了!”




#备注1:城隍庙那里参考了《地理中国》20160717期“避水城隍”。

#备注2:有没有发现大张伟一旦遇上大事之后就不管千玺叫“玺玺玺”了?【我猜没有

# 50fo感谢!4100+的更新,你有没有爱上我~【没有

评论(11)
热度(33)

© 暮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