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歌

努力填坑【躺。】

【京城五少】长路(二十)

#背景架空

#大概是长篇

#想写一个五少凭借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变强的故事

#努力不OOC

#起名无能星人,看到奇奇怪怪的名字还请不要笑我OTL



传送门:(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鹿晗、白敬亭side【分离三天】


    整整花了一天,鹿晗和白敬亭才翻过那座山。


    山的另一边是一座小城,依附在山脚下。城的另一边有一条河,河夹在两座山之间,河道很宽,顺着山势转了一个挺急的弯儿。靠近弯道内侧的地方躺着一块巨石,高出水面不到十米的样子,河水在巨石前分成两股,又在巨石后面汇合,继续向前奔腾而去,小城正好建在河流的弯道外侧,从这座山下去,正好能到达城里。


    篱国国土辽阔,多是平原,唯独在和岚国交界的地方矗立着几座巍峨高山,在这两个大国之间形成了天然的屏障。


    鹿晗和白敬亭进到这座篱国边境的山城之后,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大约十天以前,他们还是兄弟五人,一路上虽然条件艰苦,但五个人在一起互相照顾,时不时逗逗贫嘴,也没觉得有什么。


    他们曾约好五个人一起去篱国。


    真正到这里的时候,就剩他们俩了。而这里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终点。


    两人沉默地注视了这座小城一会儿,鹿晗道:“走吧,先去官府,我们还有好多事儿要做呢。”


    小地方的官员一般比较懒散,像这种无人问津的地方,就更别提了。鹿晗和白敬亭砸了半天门才有一个穿着官府衣服的人睡眼惺忪地出来开门。


    “你们有什么事儿?”


    白敬亭看来的人这样,贴在鹿晗耳边说:“二哥,看这官府的人,我们就算把爸给的东西拿出来,他们能认得吗?”


    鹿晗给他使了个眼色,然后上前:“我们想找县令。”


    那人上下打量他们一翻:“我看着你们眼生啊,你们不是这儿的人吧?”


    “实不相瞒,我们是从岚国翻山越岭而来,有事相求,还希望您通融一下,带我们去见县令。”


    “好吧,你们跟我来。”


    鹿晗和白敬亭跟着那人进了官府,府里安静得很,连下人都很少。那人带着他们来到县令办公的地方,县令看上去年纪很大了,须发皆白,胡子快蓄到胸口了。县令听那人报告了他们的来历,就让他退下了。


    目送那人关门离开之后,鹿晗把别在腰间的剑取了下来,用双手捧到县令面前,有些迟疑地问道:“不知您认不认识这把剑?”


    没想到那县令看到鹿晗的剑后,眼睛瞬间亮了:“认得,这是先皇登基之前的佩剑。”


    鹿晗和白敬亭都吃了一惊,他们原本都不抱希望这儿有人能认得这把剑,谁知这县令不但认得,还了解这剑的来历。


    “那您能不能帮我们一个忙?”


    那县令叹了一口气,道:“老夫大概知道你们想要老夫帮什么,但二位公子能否先坐下来听我这个老头说几句话?”


    鹿晗和白敬亭听完这话,知道县令大概是有心帮忙,于是各自找了把椅子坐下。


    “二位公子既然带着这把剑来到篱国,便是我国贵客,按理来说二位的要求老夫都应该尽力满足。但二位可能有所不知,当今圣上并非先皇的嫡长子,他是在用各种方法除掉了所有的兄弟后,才得到这个皇位的,因此与先皇颇有嫌隙。虽然老夫可以为二位提供通行令和马车,但二位若是拿着先皇的佩剑,恐怕当今圣上非但不会帮忙,反而会对二位公子不利。”老县令说道这儿,顿了顿,像是在思考接下来的话是否该说。


    白敬亭看出了他的犹豫,对他说:“您不必担心,但说无妨。”


    老县令叹了口气,继续说:“实不相瞒,先帝在位时,老夫本来在朝廷做官,官拜户部侍郎。先帝驾崩,当今圣上登基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清洗我们这些先帝的心腹大臣。多少大官被贬为庶人,老夫因为在当今圣上还是皇子时给他教过书,才免于被贬为庶人,发配到这边境小城来做一个小小的县令。”


    鹿晗和白敬亭听完老县令的遭遇,目瞪口呆。


    “这皇上也太狠了吧?对自己的老师都这样?”白敬亭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那这么说来,我们要是拿着这把剑去找皇上,搞不好他会把我们当成先帝残党,把我们俩也收拾了。”鹿晗皱眉,现在他们连唯一的希望也断了。


    老县令看着愁云惨淡地两人,微微一笑:“二位公子莫愁,虽然这佩剑用不上了,但老夫还有一计。”


    鹿晗一听他还有办法,连忙道:“您请讲。”


    “当今圣上登基不足三年,又对先帝的臣子进行清洗,如今正求贤若渴。二位若是能展现出过人的才能,皇上自然会对二位青睐有加,到时候二位再向皇上求助,皇上或许会满足。”


    白敬亭听完之后,眉头也没有完全展开:“这个办法好是好,可是我们得怎么展现过人的才能啊?”


    老县令道:“如今就有机会。”


评论
热度(20)

© 暮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