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歌

努力填坑【躺。】

【京城五少】长路(十一)

#背景架空

#大概是长篇

#想写一个五少凭借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变强的故事

#努力不OOC

#起名无能星人,看到奇奇怪怪的名字还请不要笑我OTL



传送门:(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白敬亭side


    白敬亭心情忐忑地赶着车,时不时探出头往回看看有没有人追上来。进镇的时候是鹿晗赶的车,白敬亭坐在车里,也没怎么记路,现在也是凭着记忆七拐八拐,搞不好已经走错路了,好在没看到有熟悉的风景,说明他不至于错到绕回原处,大方向应该是对的。


    他赶着马又跑了一会儿,终于可以看到镇子的门了,感觉离他们进镇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了,后面没有人追来,看来是都被拦下了,不愧是二哥啊。


    白敬亭这一口气还没完全松下去,就又提了起来。


    镇子外面,没有人了。


    “大哥?三哥?千千?”白敬亭喊了一圈,没人答应。天空阴沉沉的,好像随时都能掉下雨点儿来,突然刮来的一阵风让他冷不丁打了个哆嗦,“人呢?难道不止城内有埋伏?”


    想到这种可能性,白敬亭顿时慌了。现在原本等在外面的三人一个都没见着,鹿晗也被牵制住了没赶过来,现在的他可谓是孤立无援。


    “冷静,冷静。仔细想想如果大哥他们也遭遇了埋伏,他们会怎么做。”白敬亭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大脑飞速运转着,“三哥肯定会和鹿哥一样,让大哥和千千先走,自己缠住埋伏的人。这附近没有人,但是有打斗的痕迹,要么是三哥赢了,那些人撤退了。要么……就是三哥输了,他们都被抓走了。”


    “无论哪种可能性,我现在能做的,就是继续往篱国赶了。”打定主意,白敬亭扬起长鞭,朝马匹狠狠抽了下去。



张一山side


    “当——”张一山用剑挡住从正面砍来的一剑,以两剑相交点借力,旋身一踢,踢开了想从后面偷袭的另外两人。


    “没想到张公子武艺如此高强,即使有伤在身,我们三人一时半会也奈何不了你。”


    “少跟我这儿废话!”张一山用不握剑的手捂着腰间的伤口,跳出了三人的包围圈,把剑往身前一横,“快着点儿,别在这儿浪费时间,弄死你们仨之后我还得赶路呢。”


    “哦,那张公子可要有点儿耐心。”为首的黑衣人说完,提剑攻来,与张一山又过了十几招。大约是被下了要带活口的命令,这黑衣人并没有往要害的地方攻击,反倒是想通过拖延时间来消耗张一山的体力,毕竟腰上的伤口不算浅,现在还在往外流血。


    ——这样下去不行。


    张一山用力将对方的剑挡开,又向后跳出去一段距离,左手不动声色地按了按腰上的伤口。


    嘶,真他妈疼。


    “我劝张公子还是乖乖束手就擒,我们本来也没想伤公子性命。”


    “哼,几条皇后的走狗,没资格跟我讨价还价。”


    “你说什么!?”


    “我说你们是,走,狗。”


    “你!!”为首的黑衣人向旁边的两人使了个眼色,三人立马提起武器,以半圆形合围之势冲了过来。


    张一山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待那三人离他还有三四步时,左手突然扬起,袖口中飞出三根银针。三个黑衣人万万没想过他还留了这么一手,银针太快,他们之间的距离又太短,三人纷纷中招,被银针刺入喉咙。


    “呼,还好我这苦肉计演的不错,要不然小爷真就得交代在这儿了。”张一山踢了踢倒在地上捂着喉咙抽搐的黑衣人,道:“别挣扎了,我怕扔不准,特意往针上涂了毒药,毕竟我跟我二哥学的都是正统把事,暗器都是我自己研究的,没想到今天还真派上用场了。”


    说完,张一山收剑入鞘,又从衣服下摆撕了一块布草草包扎了伤口,脚步一点,施展轻功朝着大张伟驾车离去的方向追去。



鹿晗side


    鹿晗看一眼已经倒在血泊中的两人,挥剑甩落剑身上的血,面无表情地看向剩下两人:“该你们了。”


    还站着的两个人全都挂了彩,他们心有余悸地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同伴,对视一眼,突然分别向两个相反的方向逃去。


    鹿晗叹了口气,并不急着去追,而是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把剑。


    “虽然不是什么好剑,不过凑合着吧。”说完,鹿晗旋身飞起,运起内力,双手一甩,两把剑同时向着相反的方向飞了出去,将那两人钉在了地上。


    “唉我去,劲儿好像使大了。”


    虽然这么说,但是始作俑者的脸上一点都没有愧疚的感觉。只见他背着双手,踱步到被自己那把剑钉住的人前面,伸手把剑提出来一点儿,等那人惨叫的声音小了点儿才开口问:“除了这个镇子,你们还在其他地方设埋伏了吗?”


    “没,没有了!鹿少侠饶命啊!”


    “哼,我饶你命,谁饶我命呢?”说完,手起剑落。


    收拾完最后两人,鹿晗掸了掸衣服上因为打斗沾上的尘土,直接跃上房顶,奔向镇口。


评论(5)
热度(23)

© 暮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