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歌

努力填坑【躺。】

【京城五少】长路(九)

#背景架空

#大概是长篇

#想写一个五少凭借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变强的故事

#努力不OOC

#起名无能星人,看到奇奇怪怪的名字还请不要笑我OTL



传送门:(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鹿晗side


    进入镇子后,鹿晗打听了医馆所在的位置,便马不停蹄地赶去。然而别看这镇子不大,路倒是七拐八拐,光到医馆就用了一柱香时间。


    “二哥,我帮你把人架进去吧。”白敬亭扶起依然昏迷不醒的马夫,把他的一只胳膊绕过自己的脖子。


    “成,咱们先把人送进去,然后给千玺抓点儿药就赶紧回。”鹿晗架起马夫的另一只胳膊,俩人把合力把他架进了医馆。


    医馆里坐着一个老中医,看见他们进来赶紧迎了上去:“二位快把人抬进里屋,那里有张床。”


    鹿晗和白敬亭按照老中医的吩咐,把人放在里屋的床上,从口袋里掏出几块银子。“大夫,我们是在半路上碰见这人的,他当时倒在路边,身上有几处淤青,再多了我们也不知道了。我们还有事儿,马上就得离开,这点儿银子给您,您给我们开点儿消肿的药,剩下的钱就给他治伤吧。”


    老中医收了钱,连忙去给他们抓药。白敬亭在医馆里四下打量,道:“这镇子人不多,医馆也没什么生意,估计咱这算大单子了。”


    鹿晗没回话,只是很专注地看着外面。


    “怎么了二哥?外面有什么?”


    “小白,咱们行踪可能暴露了,外面这四个人不对劲。”


    “啊?不会吧?”


    “这四个人从咱们进镇子就陆续跟上来了,我开始以为只是顺路,结果咱们进医馆之后他们也开始在附近转悠。就那个蓝衣服的,光我看见就从门口走过四趟了,有人会在医馆附近转来转去吗?”鹿晗说着,眉头皱得越来越紧,“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想在这儿动手,咱们得多加小心了。”


    “二位,这是消肿的药,您拿好。”老中医把一包药递了过来,鹿晗接过后,向白敬亭使了个眼色,两人便向老中医道了谢,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走出了医馆。


    “二哥,他们一直在后面跟着咱们,怎么办?”白敬亭用余光瞟见刚才鹿晗说的几个人在不远处跟着他们,压低声音问。


    “一山他们还在镇外面等咱们,咱们不能把这几个人引过去,得在镇子里解决。”鹿晗说完,把手里的药包塞给白敬亭,“待会儿你赶车,跟大哥他们汇合之后就直接上路,我解决掉他们几个之后再去追你们。”


    白敬亭虽然担心,但心知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只好对鹿晗说:“那二哥你多加小心啊!”

 


    鹿晗看着马车离去,转身面对已经懒得伪装的四人,微笑着问:“不知四位有何贵干。”

  

    其中一人道:“我家主人想请鹿公子和白公子回京劝劝令尊。”


    鹿晗蹦出一个“哦”字之后,一秒钟变为冷漠脸:“那你们还是直接拔剑吧。”


    追捕者:“……”



大张伟side


    被张一山抽了几鞭子的马跟打了鸡血一样,玩儿命往前跑,大张伟虽然害怕,但也不敢减速,毕竟围堵他们的有七八个人,张一山不太可能都拖住。他双手紧紧攥着缰绳,嘴里念叨着:“玉皇大帝观音菩萨如来佛祖您们谁都行,保佑那几个穿黑衣服的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的追不上来,保佑英明神武的山子所向无敌安全回来,千万别缺胳膊少腿儿的。您要是真显灵了我改天肯定找个庙还愿去绝对不撒谎!”


    “大哥,您自言自语什么呢?”车厢里传来易烊千玺弱弱的声音。


    “哎哟喂,玺玺玺你可算醒了!你这声儿怎么这么虚呀?”


    “嗯……我头疼。”


    “啊?你赶紧把头伸出来我摸摸。”


    过了一阵儿,才从帘子后面探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大张伟扶着座位,颤巍巍地转了个身,用手摸了摸千玺的额头:“卧!怎么这么烫!玺玺玺你发烧了这是!”


    “可能有点儿吧……没事儿我睡一觉就好了。对了大哥,三哥呢?”


    一提到张一山,大张伟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玺玺玺我跟你说,咱们刚才被人堵上啦,你三哥让咱们先跑,这阵儿估计还跟那伙人打着呢。”


    “啊!?我们怎么会被追上?”


    “哎哟别提了,咱们之前雇的马夫把咱们给卖了,那帮人顺着马夫指的地方加上问咱们住过的客栈,就把咱们逃跑的路线给摸出来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先甩掉这拨儿再说吧!玺玺玺你扶好了,我赶马车那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啊。”


    “没事,大哥,我在马车里摔不着——”


    “咻——”


    千玺话还没说完,就见一支箭擦着马车飞过去,扎在了地上。马受了惊,开始乱跑。


    “我靠靠靠!这怎么还有远程攻击武器啊!哎哟小马你就别添乱了不是,咱快点跑这玩意就扎不着你了!”大张伟赶紧拉紧了缰绳,试图让马跑的稳点儿,无奈这马估计是吓坏了,根本不听。


    “咻——”“咻——”又是几只箭飞过,因为马乱跑乱晃,反而让这些箭没法儿命中,除了一支扎在了车顶上,其余的连马车边儿都没擦到。


    “我去,祖宗啊!你真是我祖宗啊!你可看着点儿,这旁边不远就是悬崖啊!你要往那儿一冲咱们三条命就都交代了啊!”大张伟真是哭的心都有了。


    “咻——”“噗——”


    “大哥!车厢后面起火了,他们射的箭头上有火!”


    “啊!?这帮孙子也忒损了吧?”



评论(3)
热度(22)

© 暮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