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歌

努力填坑【躺。】

【京城五少】长路(六)

#背景架空

#大概是长篇

#想写一个五少凭借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变强的故事

#努力不OOC

#起名无能星人,看到奇奇怪怪的名字还请不要笑我OTL



传送门:(一)  (二)  (三)  (四)  (五)



全员

    第二天天一亮,兄弟五人就起床了,收拾好东西,买了些路上吃的点心就上路了。白敬亭重新租了一辆马车,继续沿着定好的路线一路向西北前进。这次租的马车比之前那个大,得由两匹马拉着,不过车里的空间宽敞了不少,五个人可以干点除了发呆之外的事儿。这不,大张伟正坐在角落里研究地图,鹿晗和张一山在啃点心,时不时给大张伟递过去一块儿,白敬亭和易烊千玺人手一本儿书,正看得津津有味。乍一看还真像结伴出游的富贵人家。


    “哎我说,大哥你平时看见吃的就走不动道儿,怎么今儿这地图的吸引力比吃的还大呀?”张一山一边儿嚼着点心一边儿抻着脖子往大张伟那边儿看,“这地图上是有花儿还是怎么着?”


    “哎哟喂!这什么东西?你你你能不能先把嘴里的东西给我咽下去再说话?你瞅喷的我这儿全是渣儿!”大张伟嫌弃地把地图立起来掸了掸,又平放回去,“我这不是研究咱们还有多长时间才能睡个安稳觉嘛,昨儿弄得我都没怎么睡好。”


    张一山想反驳,可是嘴里东西太多,一时没咽下去,只能干瞪眼儿。这时候白敬亭的声音悠悠传来。


    “得了吧大哥,你打呼噜的声儿把我都吵醒了。”


    千玺没忍住,“噗嗤”一声,连忙把书举起来遮住脸,鹿晗的下巴直接笑掉了。


    “谁、谁打呼噜啊?你听错了吧!”


    “嗯,我不光听错了,我还感觉错了,不知道谁睡到半夜把腿压我身上了。”白敬亭的怨念已经充满了马车。


    “哈、哈哈,今儿天儿不错啊!这晴空万里的,就适合出游啊!”


    其余四人相互看了看,对于大哥转移话题的神技能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白敬亭side


    “来,拿好,您要的芝麻饼和蜜三刀。”食品摊儿的大叔把东西包好后递给了面前的少年。


    “谢谢您,给您钱。”


    白敬亭拎着买来的零食往客栈走,现在已经是他们从家逃出来的第六天了。这四天他们白天一直在赶路,天黑之后就在最近的县城找个客栈住下,天一亮就走。为了降低暴露行踪的可能性,他们每天都会重新租一辆马车。第三天的时候,皇帝驾崩的消息终于传来了,举国缟素。这也意味着,他们必须加紧赶路了。白敬亭在心里盘算着这次买的东西应该足够支撑到他们离开岚国,加快了脚步。


    路过县城主干道的时候,围在告示板前的人群吸引了白敬亭的注意。他依靠身高的优势,在人群外围往中间张望了一下,这一张望可不要紧,他看见了五张人像,正是他们兄弟五个的画像。其中大张伟、鹿晗和张一山画的比较像,可能是因为他们仨经常出现在人前的缘故,而他和千玺比较低调,即使在家乡也很少抛头露面,所以画像画得离真人有不小差距。尤其是千玺,除了能看出是个小孩子以外,你就是让他站在告示板边儿上,这群人也是认不出来的。


    白敬亭悄悄打量了一下四周,没有人注意到他,于是就假装看完热闹转身离开。

 

    一回到客栈,白敬亭赶紧回到房间,回手把门上了锁。


    “哥几个,咱们得多加小心了,咱们五个的画像已经贴在告示板儿上了!”


    “啊?这么快?”张一山跳下了床,“画的像吗?能看出来是咱们几个吗?”


    “你和大哥二哥的比较像,大哥的最像了,估计也是他在官府当过官儿的原因,一看就能看出来是他。”白敬亭回想着那五张画像,“你和二哥的也挺像的,要是有人记住了画像,盯着你俩看一会儿应该能认出来,我和千玺的不像,要不是熟人,想认出来很难。”


    “我靠,那咱们怎么办?这客栈还出的去吗?”


    大张伟想了想,回身从包袱里翻出来一块儿布,道:“待会儿我用布捂着鼻子和嘴,假装咳嗽,要是有人问你们就说我感冒了。鹿和山子你们背包袱,弯着腰假装包袱特别沉,尽量别让别人看清脸。现在这样咱们也没法儿租马车了,估计得买马车了。”


    “大哥,我出去买两辆马车吧,咱们不能再坐大马车了,太显眼。”白敬亭说着,拿了钱打算出门。


    “别,现在我们仨都不能露脸,买两辆另一辆总不能让玺玺玺赶吧?先买一辆,咱们哥几个凑合挤挤,离开这儿再说。”


    “成,那我快去快回,等我买完赶过来,再上楼叫你们。”


    “好,你小心着点儿啊。”



评论
热度(29)

© 暮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