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歌

努力填坑【躺。】

【京城五少】长路(三)

#背景架空

#大概是长篇

#想写一个五少凭借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变强的故事

#努力不OOC

#起名无能星人,看到奇奇怪怪的名字还请不要笑我OTL

#大概是最后一段纯日常了,且看且珍惜


传送门:(一)  (二)



白敬亭side


    白敬亭其实是被院子里的声音吵醒的,虽然知道自家二哥和三哥有早上起来练武的习惯,甚至有时候俩人兴致一来还会过两招,但这个声音怎么听都不对啊!白四爷一脸生无可恋地爬起来,看了看外边的天色,差不多该叫自家弟弟起床了。


    推开五弟的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团被子,没错,一团被子,而他可爱的五弟就在这一团被子里面。白敬亭走上前轻轻掀开被子,小孩的脸露了出来,头发因为埋在被子里的原因,立起好多呆毛。强忍住上手揉头毛的冲动,白敬亭在小孩耳边轻声道:“千千,起床啦,不然去私塾迟到先生会打手板的。”


    小孩本来想翻个身继续赖床,结果听到“打手板”三个字“腾”一下就坐起来了,扑闪了两个大眼睛懵懵的看着白敬亭。白敬亭的内心天人交战了一会儿,面上装作没有被萌到的样子,一边帮小孩顺毛一边问:“千千,早饭想吃什么呀?”


    “嗯……想吃抄手。”


    “不行,抄手太油了。”


    “可是,我想吃啊……”眨巴眼。


    白敬亭叹了口气,他弟一撒娇他就没辙了,“晚上给你做,早饭吃那么油的对身体不好。穿好衣服就去洗漱吧。”


    “好~”


    把小孩催去洗漱,白敬亭准备去后院的地窖拿些食材做早饭,顺便看看院子里究竟是什么动静。


    一推开门,白敬亭的内心是崩溃的,他看见他的二哥和三哥人手一个树杈儿,在,比,武。他怀疑自己开门的方式不太对。


    “二哥,三哥,你们这是在干嘛?”


    那边的两人总算停下了动作,张一山随手甩开了树杈儿,“哟!早啊小白,你干嘛去呀?”


    白敬亭的嘴角微不可闻地抽了抽,“不早了,千玺都起床了。我去地窖拿些食材做早饭,吃完早饭千玺还得去私塾呢。”他边说边往后院走,毕竟给弟弟做早饭才是当务之急。


    “哦哦,那你快去吧,记得多放点儿辣椒!”张一山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紧接着是鹿晗的呵斥,“一边儿去!早饭放什么辣椒!小白别听他的!”


    白敬亭扶额,这两个哥哥凑在一起简直是鸡犬不宁,哪里像哥哥了。


    “我当然不会听他的。”他拿了几个鸡蛋和一棵葱,今天就给他们摊鸡蛋饼吧。



易烊千玺side


    易烊千玺做了一个很美的梦,梦里他坐在一张大桌子前面,桌子上摆满了红油抄手,油亮油亮的汤仿佛在对他说:“来吧~快来吃我啊~~”


    正在他拿起筷子夹起第一个抄手,准备往嘴里放时,他的耳边响起了他四哥的声音。


    “千千,起床啦,不然去私塾迟到先生会打手板的。”


    易烊千玺虽然没有被打过手板,但是见过一起上课的小孩被打手板,他们每次被打的时候都哭得鼻涕眼泪糊一脸,怎么看都很疼的样子。所以他一点也不想被先生打手板。本着对打手板的恐惧,易烊千玺虽然还没完全清醒,依然“腾”地坐了起来,茫然地看着他四哥。


    看他坐起来了,他四哥走上前用手帮他顺头发,“千千,早饭想吃什么呀?”


    一提到吃,易烊千玺就想到了刚才的美梦,那种有好多抄手,怎么吃都吃不完的感觉简直太美好了。


    “嗯……想吃抄手。”


    “不行,抄手太油了。”美好的梦境被他二哥一句话给粉碎了。


    “可是,我想吃啊……”易烊千玺表示不太开心。


    “晚上给你做,早饭吃那么油的对身体不好。穿好衣服就去洗漱吧。”


    “好~”一听到有抄手吃,易烊千玺觉得人生圆满了,至于是早饭还是晚饭嘛,管他早饭还是晚饭呢!


 

    刚洗漱好,张一山就冲进了门。


    “玺子你给评评理,辣椒是不是人间美味!”张一山直奔着千玺而来,后边跟着一脸无语的鹿晗。


    “啊?”易烊千玺对于突如其来的问题有点懵,随即又想起他四哥经常教导他的话,“三哥,四哥说过,吃得太辣太油对身体不好。”


    “得!你也被你四哥收买了,我唯一的伙伴也叛变了。”张一山双手捂胸口,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哟呵,聊什么呢这么热闹?加我一个呗。”大张伟提着一个鸟笼子颠儿颠儿地从屋里走出来。


    “大哥早。”


    “大哥早。”


    “哎呦喂——你今儿起得够早的呀,这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说着,张一山还假模假样地跑到门口往外张望。


    “得了吧,不就是早起嘛,我什么不会呀?”


    “是是是,大哥您什么都会,要不以后早饭都您来吧?”白敬亭端着一个盘子进屋,盘子里放着好几张摊好的鸡蛋饼,“早饭做好了,赶紧过来吃,吃完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


    “不愧是小白,光闻着味儿都能买个好价钱。”鹿晗一看见吃的,立马刺溜一下蹿到桌子旁边了,张一山和千玺紧随其后。


    “我、我这不是懒嘛,再说了,我整天在官府日理万机的……”


    鹿晗听完没忍住,“噗”地笑出声,“大哥你那叫日理万机?你要是日理万机,这世界上就没闲人啦。”


    “可不嘛,我感觉隔壁茶楼养的那只八哥都比你忙,好歹见着人还得说句‘欢迎光临’呢。”张一山补刀X1。


    “还会说‘吉祥如意’呢。”白敬亭补刀X2。


    “诶不是不是,“大张伟愤慨地敲了敲桌子,”我是不是你们大哥,你们是不是应该尊敬我?我怎么感觉我这地位岌岌可危呀?”


    “不会的,大哥你年龄最大,这个地位谁都抢不走。”千玺补完刀,低头咬了一口鸡蛋饼,好吃。


    “不是,玺玺玺你怎么也跟着他们学坏啦?这天儿算是没法儿聊了!”



全员


    五个人正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张老爷子从房间里出来了。


    “正好你们兄弟五个都在,我跟你们说个事儿。”张老爷子走到桌边,拉开主位坐下,“皇上来了诏书,让我去一趟京城,明儿就出发。我不在的日子,你们兄弟五个可别给我惹事儿,尤其是你,老三!”


    “哎哟喂,爸你怎么又开始针对我呀,我虽然见天儿的闲不住,但我什么时候给您惹过事儿啊?”


    “哼,惹了大事儿你就自己兜着吧。”张老爷子那话敲打了张一山,又扭头对鹿晗说:“老二,你大哥整天吊儿郎当没个正行,有事儿你多帮着他点儿。”


    “没问题,不过爸,您都辞官儿了,皇上为什么还要召您回京啊?”


    “唉,召我回去我就回去,身为人臣,只能听命啦。我这回出门可能会很久,家里就靠你们兄弟五个了。”


    “没问题,放心去吧您。”


评论(1)
热度(31)

© 暮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