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歌

努力填坑【躺。】

【京城五少】长路(一)

#背景架空

#大概是长篇

#想写一个五少凭借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变强的故事

#努力不OOC

#起名无能星人,看到奇奇怪怪的名字还请不要笑我OTL



大张伟side


    作为岚国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六品小官,大张伟的生活可谓滋润。每天朝九晚五,在官府里喝喝茶、批批公文,闲得没事干还可以找人侃侃大山。反正作为一个地方官员,也没有多少事儿给他操心。唯一需要惦记的事儿,就是下班回家的路上给自家养的鸽子买点儿鸟食儿。这不,刚一过五点,这位爷就准时出现在花鸟市场了。

  “老板,给我来一斤鸟食儿!“

  “好嘞!大张爷,您家鸽子胃口真是不得了!”

  “这就对了,我养的鸽子,必须随我。”

  “那是、那是,来您的鸟食儿,您拿好慢走。”

  “得嘞!下回还上您这儿来啊。”

 

    拎着一袋子鸟食儿,大张伟哼着小曲儿往家走,还得不时回应着周围的人问候。张府是当地大户,张家老爷子曾经在京城做官,官及宰相,绝对的德高望重。后来因为厌烦了官场上的尔虞我诈,就辞了官,带着五个儿子回到了位于岚国南方的故乡。张老爷子的故乡是一个小县城,走出去的人里面最有名望的当属张老爷子了,因此张家人只要走在街上,都会时不时有人跟你打招呼。对此大张伟表示心累,我就想走个路,能不能当没看见我?德高望重的是我爸不是我,能不能等他出门的时候围着他嘘寒问暖去?

    好容易回到家,大张伟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笑抽筋儿了。一推开门,就看见自家五弟易烊千玺正拿着把快比他自己高的扫帚“呼啦——呼啦——”地扫着院子。

   “哎呦喂——我说玺玺玺,你这干嘛呢?怎么还自己上手了?“

    小孩听见了他的声音,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拖着扫帚跑了过来。

    “大哥,你回来了!”

    “回来了回来了”大张伟把买来的鸟食儿放在院里的石桌上,四下打量,“不是我说,你怎么还扫上院子了?这院儿里也不脏啊。”

   “最近土有儿点大,二哥不是有洁癖嘛,我就说扫扫这院子。”

    “嚯!那也轮不到你啊。你瞅瞅这扫帚,立地上比你都高,你就不怕扫着扫着给自己一下儿?”大张伟说着,从自家五弟手里抢过扫帚,放在了院儿角儿。

    “啧啧,听声儿就知道是谁回来了。”一个少年从屋里走出来,脸上挂着痞笑。“这就叫‘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是不是呀玺子?”

    小孩听见自己的名字,乖巧地点了点头:“三哥,你和二哥练完功夫了?”

    “我是练完了,他嘛~他个练功狂魔还在那儿努力呢。“被小孩称作三哥的正是张老爷子的三儿子张一山,只见他两个大眼睛滴溜溜一转,就瞄见大张伟放在石桌上的鸟食儿了。

    “哎哟喂!不是我说大哥啊,你上回买的鸟食儿还在屋里堆着呢,你怎么还买呀!你这鸟食儿喂虫子的可比喂鸟儿的多多了啊!”

    “去去去,你懂什么呀?没听说过儿子穷养闺女富养的道理啊?我们家白雪可是千金大小姐,可不能亏嘴啊。”

    “是是是,它可比我们哥儿几个还不亏嘴,赶明儿再养肥点儿可以杀了吃了。”

    “去你的!一天到晚除了吃能不能有点儿别的追求?你瞅瞅你二哥,瞅瞅人家对待练功多专一?能不能跟人家学着点儿?”

    “有人叫我?”闻声赶来的是张老爷子的二儿子鹿晗,别看他长得眉清目秀,却是兄弟几个里面功夫最好的。

    鹿晗看了看院子里的三人,问道:“小白呢?”

   “我在厨房做饭呢!”说着,从厨房探出一个脑袋,被称作小白的是张老爷子的四儿子白敬亭。只见他眨巴眨巴眼睛,无辜地问:”叫我有事?“

   “没事儿没事儿,小白你快着点儿,我这肚子都跟我抗议半天了。”大张伟说着摆摆手,拎起桌上的鸟食儿进屋了。还没等他把这新鲜的鸟食儿洒在鸟笼子里,就被张老爷子叫住了。

    “张伟啊,你来。”张老爷子说完,大张伟只好不情不愿地抛下自己心爱的鸽子,跟着走进了老爷子的房间。

    “今儿一大早我就收到一封诏书,说皇上病重,让我赶快回京一趟。”张老爷子开门见山地说。

    “啊?您不是都辞官儿了嘛,这怎么还叫您去啊?那么大个京城找不着其他人啦?”

    张老爷子听着,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道:“你不懂,这是要变天儿了。”

 

    晚饭过后,张老爷子又把大张伟叫进了屋,交给他一把剑和一个玉佩。

    “当今大岚国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波涛暗涌。权势这种东西从来都是盘根错节,捋不清。这也是为什么我不同意你接替我的官职,只让你在地方上做一个小官。现在皇上病重,各方势力都虎视眈眈,恐怕接下来会来一场大洗牌。”张老爷子说到这里,顿了顿,“如今太子年岁太小,皇后一族又颇有野心,朝堂上恐怕是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了。”

    “不是,爸!您知道这么凶险,干嘛还去呀?”

    “有句话叫‘士为知己者死’,当年我就是一个空有一腔热血的毛头小子,多亏皇上的赏识和重用,我才能有今天的地位。这些东西都是皇上给我的,现在皇上有求于我,我自当万死不辞。”

    大张伟没再说什么,他太了解自家老爷子的性格了。但凡他决定的事儿,那是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我这一去,凶多吉少。你是老大,所以我把这两样东西交给你。我和篱国的太上皇有些交情,若是势头不对,就带着你的几个弟弟逃吧。到了篱国,拿出这两样东西,他们应当不会亏待你们的。”

    “不是,爸……”

    “张伟啊……我知道你平时吊儿郎当的模样是为了自保,毕竟政治这趟浑水有多深,谁都说不清。我的儿子我最了解了,你们骨子里都是重情重义的孩子,虽然老二、老四和老五都是我领养的,但他们也是把我当作父亲一样尊敬。我已经走了这条路,没法儿回头了。我就希望你们能离这些东西远点儿。“张老爷子说着,走上前拍了拍大张伟的肩,“回去吧,先别跟他们说。”


评论(1)
热度(49)

© 暮歌 | Powered by LOFTER